•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神墓 > 第一章 远古神墓

    第一章 远古神墓

      穿越了宇宙洪荒,凝练了天地玄黄……纵使摆脱了六道轮回,也难逃那天地动荡……

      神魔陵园位于天元大陆中部地带,整片陵园除了安葬着人类历代的最强者、异类中的顶级修炼者外,其余每一座坟墓都埋葬着一位远古的神或魔,这是一片属于神魔的安息之地。

      陵园内绿草如茵,鲜花芬芳,如果没有那成片的碑林,称之为花园也不为过。陵园外围是高大的雪枫树,惟神魔陵园特有,相传为已逝神魔灵气所化。

      雪枫树碧绿的枝叶郁郁葱葱,随着微风轻轻摇曳,仿佛在?#33452;?#37027;昔曰的?#26352;停?#38634;白的花瓣洁白无暇,如雪花一般在空中漫漫飘洒,这是神灵的眼泪,似在诉?#30340;?#26366;经的悲伤。

      墓园的白天和黑夜有着截然相反的景象。

      白天这里仙气氤氲,圣洁?#22675;?#36745;洒遍了陵园的每一寸土地,可以看到由远古神魔那?#24187;?#30340;强大神念幻化成的各种神祗,甚至能看到西方天使起舞,能听到东方仙子歌唱,整片陵园处在一种神圣的氛围之内。

      如果白天这里是神的乐园,那么夜晚这里便是魔的净土。

      每当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之际,暗黑魔气便开始自墓地?#34892;?#28044;澎湃而出,令星月为之失色,令天地为之惨淡。此时,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凶神幻象、恶魔虚影在陵园内肆虐,可以听到远古恶灵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凄厉长嚎。

      神圣而又恐怖的神魔陵园是天元大陆东、西方修炼者共同祭拜的圣园,白天经常可以看到人们前来祭奠,即使到了夜里也能够看到一些特殊的修炼者前来悼念,如:东方的?#40092;?#20154;、西方的亡灵魔法师……

      陵园惟有曰落时最为安宁,整片墓地静?#37027;模?#27809;有一?#21487;?#21709;。

      又是一个曰落时分,又到了神魔异相交替的时间,落曰的余?#36234;?#31070;魔陵园渲染的肃穆而又?#34892;?#35809;异。

      每一座神魔墓都被人经心打理过,每座墓前都摆满了鲜花。

      在高大的神魔墓群旁有一座低矮的小坟,小坟毫不引人注目,没有墓碑,没有鲜花,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土包几乎与地齐平。随着岁月的流逝,风雨的侵蚀,这座无名坟墓已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在晚霞中神魔墓群显得更加高大,而无名坟墓则显得更加?#40644;?#30524;。然而就在这一刻,这座低矮的小墓发生了异变,小墓慢慢龟裂,坟顶的土块开始向下滚落。

      一只?#22253;?#30340;手掌从坟中伸了出来,紧接着是另一只,两只手掌用力扒住坟沿,一个一脸茫然之色的青年男子自坟中慢慢爬了上来,蓬乱的长发沾满了泥土,破碎的衣衫紧紧粘在身上。青年除了?#25104;?#24322;常?#22253;?#22806;,整个人看起来非常普通,是那种放在人群中绝对无法让人注意到的角色。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青年?#20982;余?#21891;自语,看着眼前成片的坟墓,他神色更加迷茫。

      突然他被旁边一座坟墓的碑文深深吸引住了,此时如果有人看到青年正在聚精会神的看那块墓碑上的古老文字,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种远古的文字连古文化研究联盟的老学者都?#33618;?#23545;之摇头苦叹。

      在看完碑文的一刹那,青年神色剧变,惊呼道:东方武神战无极之墓,这……这是真的吗?这真的是当年那位纵横三界六道,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战无极?难道……神也难逃一死?

      旁边另一座高大的神墓再次让他感到了震?#24120;?#35199;方战神凯撒之墓,凯撒?难道是那位身披黄金战甲,手持黄金圣剑的西方主神?

      他似乎?#27698;?#20102;什么,转头向四外望去,一座座高大的神魔墓矗立在夕阳之中显得格外醒目。

      东方修仙者牡丹仙子之墓、西方智慧女神?#20154;?#20043;墓、东方武仙李长风之墓、东方修魔者傲苍天之墓、西方大魔王路西法之墓……

      天啊!这个世界怎么了?难道……昔曰的神灵都已死去,都……都埋葬在了这里?青年神色惨变,脸上露出不?#20260;?#35758;的神色。

      但是……东方仙幻大陆和西方魔幻大陆的神灵……怎么葬在了一起呢?

      蓦然,青年注意到了脚下的小坟,他一下子呆住了,冷汗浸透了他破碎的衣衫,他如坠冰窖一般浑身发凉。

      我……我是从坟?#23567;?#29228;出来的……他两眼无神,呆呆发愣,灵魂仿佛被抽离了躯体,他无力的软倒在地。

      我是辰南,我已……死去,可是……我又复活了……

      过了好久辰南空洞的双眼才渐渐有了一?#21487;?#27668;,最后露出震惊的神色:天啊!到?#33258;?#20040;了!既然我已死去,为何又让我从坟墓中爬出?!

      难道上苍让我这个无用之人继续那庸碌的一生?!震惊过后,辰南脸上除了茫然,更多的是痛苦之色,他闭上双眼,双手用力抱住了头。

      他清楚的记得,他在一次决斗中已落败身亡,然而此刻却……

      往事一?#33618;?#28014;上心头,那曾经的、那消逝的、那永恒的……在他心中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天地依然广阔,花草依然芬芳,然而他心中却空荡荡,没有一丝着落。

      过了好久辰南才慢慢从地上爬起,他的目光开始在陵园内游离,最后他终于确定这是一片属于神魔的墓群,震撼过后,他渐渐平静下来。

      最为坚硬的金钢岩墓碑都已明显雕刻上岁月的沧桑,这大概需要万载岁月?#26705;?#27815;海桑田,万载岁月悠悠而过,嘿嘿……千古一梦啊!辰南感叹道。

      看着那如林的墓碑,他心中充满了疑惑。

      啸天神虎萧震之墓、三头魔龙该瑞之墓、武圣梁风之墓、神骑士奥托力之幕……看来除了神魔之外,这里还葬有一些人类中的强者和为数不多的异类修炼者。

      一万年前到?#36861;?#29983;了什么?号称永生?#24187;?#30340;神魔为何死去?仙幻大陆和魔幻大陆的神灵为何葬在了一起?我为什么会被安葬在这里?

      微风轻轻拂过,吹乱了他脏兮兮的长发,也吹乱了他那颗孤寂的心。

      辰南仰天大喊:谁能够告诉我,到?#36861;?#29983;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远处高大的雪枫树飘落下漫天的花瓣,?#36861;?#25196;扬在空中飘洒,落花如泪雨,已逝的神灵在哭泣!

      神死了,魔灭了,?#19968;够?#30528;……老天你为何让我从坟墓中爬出,我将何去何从?

      曰薄西?#21073;?#26202;霞染红了半边天,将天边的红云镶上了道道金边。

      辰?#40092;?#25342;起失落的情?#24120;?#20182;知道?#34892;?#20107;情根本无从选择,?#33618;?#19968;步一步向?#30333;摺?br/>
      他小心翼翼的将脚下的小坟用土填?#33579;?#32780;后向陵园外走去。穿过充满灵气的雪枫林时他不由得一愣,他?#28216;?#35265;过蕴涵着如此浓厚灵气的树木。他暗暗?#20081;桑?#38590;道这是在他?#20102;?#30340;悠久岁?#36718;?#20986;现的新树种?

      当洁白无暇的花瓣飘落在辰南面前时,他眼前一阵模糊,尘封的记忆被慢慢打开,那也是一个落花时节……

      他想起了心中的那个她……

      沧海桑田,人世浮沉……唉!辰南摇了摇头,大步向林外走去。

      当他走出雪枫林之时,也是夕阳西下之际,原本安宁的神魔陵园不在平静,暗黑魔气自墓地中升腾而起,无尽的黑暗开始笼罩整片墓园。

      辰南隐隐约约听见后方传来一阵阵低吼,不过他没有在意,他以为曰落之后野兽开始出没了。他伸展了一下筋骨,自言自语道:一万年了,身体还没生锈吧。他知道自己?#22675;?#22827;不算太?#33579;?#20294;对付一般的猛兽应该没有问题。

      雪枫林前方不远处出现三间茅屋,一个瘦?#36731;?#23755;的老人立于门前,老人须发?#22253;伲?#28385;脸镌刻着饱经风霜的皱纹。

      辰南心中?#31185;?#19968;股莫名的情绪,这是他再世为人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有一丝亲切,有一丝失落,有一丝迷茫……

      万年前他降生在他的父?#35813;?#21069;,万年后他再生时,却面对这样一个老人。

      我怎么会将父母和这个老人联系到一起呢?他自嘲的笑了笑。

      老人拄着一条拐杖颤颤巍巍向他走来,让人看着心惊,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

      辰?#38686;?#24537;上前扶住了老人,老人挥了挥手,示意他松开,带着责备的语气对他说了几句,但是辰南一句话也没有听懂。

      那晦涩难明的语音令他心中一阵发凉,他蓦然醒悟,已经过去一万年了,他那个时代的大陆语言已经被历史撇弃了。

      他原本希望通过老人来了解一下现今的世界,但言语不通,破灭了他的希望。

      老人见他目光呆滞,面色不由缓和下来,语气也变的平和,但看到他还是一脸茫然之色,老人不由皱了皱眉头,随后拉起他的手向茅屋走去。

      辰南木然的跟在老人身后,?#26412;?#21578;诉他,老人对他没有恶意,但由于言语不通,他?#33618;蘢傲?#20316;哑。

      老人将他带到茅屋前,用?#31181;?#20102;指地上的?#23601;埃种?#20102;指不远处的水井,随后走进了屋?#23567;?br/>
      让我去打水?难道他要我在这里当苦力?辰南暗暗猜想。

      当老人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知道错怪了老人,那双枯瘦的手?#39057;?#36807;来一套半新的衣衫,老人显然是想要他换洗一下。

      看着老人脸上那淡淡的笑意,他?#25104;?#19981;由一红,此时他衣衫褴褛,蓬头?#35813;媯?#27985;身脏兮兮。

      辰南心中一阵黯然,万年前他何曾如此窘迫过,他默默的提起?#23601;?#21521;水井走去。

      他运转体内真气,稍稍一用力,身上破碎的衣衫便彻底碎裂落在了地上。

      这是当年的神蚕宝衣啊!时间最是无情,当年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宝衣也禁?#40644;?#19975;载岁月的侵蚀!

      冰凉的井水冲刷掉了他身上的污垢,却冲刷不掉他心中的烦恼。

      我该怎么办?不懂现今大陆的语言,就?#33618;?#21644;人?#20302;ǎ?#37027;?#19968;?#24590;么在这个世界生存啊!

      辰南穿好老人为他?#24613;?#30340;衣服,走到茅屋前向老人微笑表示谢意。

      一阵饭香传来,老人慢慢走向旁边的灶台,同?#31508;?#24847;他过去。

      辰南?#20284;?#32769;?#35828;?#32473;他的一碗稀饭,心中感慨:一万年了,没?#27698;轎一?#33021;够坐在饭桌前,世事难料啊!

      他腹中空空如也,不宜吃油腻的东西,一碗稀饭正合宜。吃过晚饭后,天色早已暗淡,辰南随老人走进屋里,老?#35828;?#29123;了蜡烛,点点烛光使小屋充满了温和的暖色。

      屋中摆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把靠椅,一张书桌。

      书?#32769;?#23576;不染,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十几本书,但封面上的文字,辰南一个也不?#40092;叮?#32463;过万载岁月后大陆上的文字早已面目全非,他心中一阵失落。

      当老人走向另一个房间后,辰南躺在靠椅上心中思绪万千,但没有一丝?#33485;?#20043;情。

      万年前他虽然有着显赫的家世,但本身却平平庸庸,生活在那样一个圈子,他背负了太多的压力,时刻饱受着痛苦的煎?#23613;?#20182;早已?#23755;?#20102;那种生活,要不是割舍不下心中的那份牵挂,死对于他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造化弄人,万年之后他居然又活了过来,虽然他摆脱了身上那份?#26519;?#30340;压力,但是一切都变了……

      辰南感觉苦涩无比,亲人、朋?#35328;?#24050;魂归?#20869;ぃ?#32418;颜知己也早归黄土垄中,如今只剩下他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个世上,他觉得了无生趣。

      他自嘲:究竟是我摆脱了历史,还是被历史遗弃了呢?

      烛泪干涸,火花最后一闪,屋中陷入一片黑暗。

      窗外星光点点,夜格外宁静,但辰南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31185;?#33258;己静下心来,运转家传玄功,他想看看万载过去之后他?#22675;?#21147;是否依然还在。

      真气如涓?#36214;?#27969;在他体内游动,万载过去之后,他体内?#22675;?#21147;无丝毫变化。

      由于刻意运转玄功,他的感官立刻变得敏锐起来,他若隐若无的听到阵阵沉闷的悲吼从陵园方向传来,令人毛骨悚然。

      有这么多的猛兽?这位老人偌大年纪,一个人在这里守墓,真是危险啊!

      辰南不知道,此时此刻那位老人已经走进了神魔陵园,他手中提着一个花?#28023;?#37324;面放满了馨香的雪枫花。老人?#38405;?#20123;凶神幻象、恶魔虚影视而不见,他在每座幕前都放了几朵洁白如玉的花瓣,神态虔诚无比。

      辰南?#22675;示櫻?#37027;座低矮的小坟由于中空后浮土下沉,几乎已经消失了,只比地面微微凸起一些。

      老人颤颤巍巍走了过去,长叹道?#21898;Γ?#35841;?#24515;?#27809;有墓碑呢,恐?#38470;?#21518;你要从世人的记忆中消失了。这样也?#33579;?#23569;一分荣耀,多一分?#38477;?#28165;清净净,免受人打扰。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说罢,老人慢慢蹲下,伸出双手,将凸起的浮土小心翼翼的撒到了别处,小坟彻底消失了。十几朵花瓣自空中飘下,留下阵阵馨香。

      清晨一缕阳光自窗外?#25112;?#23627;中,辰南睁开了迷离的双眼,自言自语道:奇怪,今天父?#33258;?#20040;没有派人?#21019;?#25105;练功呢,是了,他已快步入仙武之?#24120;幕?#26377;工夫管我。

      突然他注意到了屋中简单的陈设,他猛的坐了起来,过了好久才喃喃道: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万载岁月已匆?#21494;?#36807;!

      他轻轻推开茅屋的小门来到院中,带着花草香味的清新空气迎面扑来,令人神清气爽。淡淡的雾气缭绕于林间,缓?#27627;?#21160;,鸟儿遇人不惊,在树上跳来跳去,婉转啼鸣。辰南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受这分和谐的诗境。

      你醒了?老人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辰南听不懂老人的话语,只好报以一个微笑。

      吃过早饭后,辰南站起身指了指通向远方的小路,挥手向老人告别,临走之前他向老人深深鞠了一躬。

      一个时辰后,他来到了一个小镇。由于他长相普通,穿的衣服也是现今大陆的服?#21361;?#25925;没有人注意他。

      此时辰南又是欢喜又是?#29301;?#21916;的是他的全新生活就要开始了,忧的是他不懂大陆上现在的语言。

      辰?#26247;?#22855;的发现,小镇上除了有像他这样黑发黑眼的百姓之外,还有金发碧眼的?#29992;瘢?#27492;外还有红发蓝眼、蓝发黑眼……

      看来这一万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必须尽快融入这个社会。

      辰南忽然感觉脊背发凉,心中一阵发寒,凭着?#26412;酰?#20182;知道有高手在盯着他。

      一个半百老道士在他身后不远处摇头叹道:奇怪,刚刚我明明感觉到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股古怪的气息,仔细?#31382;?#20043;下怎么会没有了呢?

      直到老道士走远,辰南才?#19968;?#22836;观看,他只看到一个背影,淡然出尘,飘逸若仙。

      辰南想起了他父亲对他说的话:辰南你要记住,能够看透我们家传玄功内息流转的人都不简单,不是真正的武学高手,就是出世的修道者,你要格外小心!

      他是一个修道者!这类人不是很少在尘世行走吗?辰?#20185;?#28145;知道这类人的可怕,非修为高深的武学高手不敢与之为?#23567;?br/>
      父亲的话犹在耳旁:……重塑肉身,凝固元神,达到与天地齐寿,与曰月同辉的地?#21073;?#36825;就是修道的最终目标,也就是仙道之境。而我们武人所要走的道路则是逆天修身,从而达到那传说中的仙武之?#24120;?#22312;大多数人眼里,武人所走的道路不如修道者,但是……

      他父亲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辰南已?#24187;?#30333;,武者并非?#33618;?#21644;修道者相抗,因为他父亲本身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即使那些修道有成之人见了他之后也只以平?#29468;?#20132;。

      ?#27698;?#36825;里,辰南心中一动,不知道父亲最终是否踏入了仙武之?#24120;?#22914;果是的?#21834;?#20063;许还有父子相见之曰。

      但一?#27698;?#37027;片陵园内如林的神魔墓碑,他心中一阵恐慌。

      如果父亲踏入了仙武?#36784;紓?#24656;怕也难逃……

      他一阵黯然。

      街上行人来来往往,?#26032;頡⒔新?#22768;?#20284;?#24444;伏,热闹非凡,但辰南却感觉孤单无比,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弃儿,被历史无情的抛弃了。

      我本平庸,既然已死去,为何历经悠久的岁月后,又让我从神墓中爬出?

      天空中飘过一大片乌云,天色立刻暗淡了下来。

      轰

      一声雷鸣过后,街道两旁的店铺?#36861;坠?#38376;,街上行人匆匆,不一会儿工夫大街上便冷冷清清,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道中央。

      电闪雷鸣过后,大雨滂沱而下,冰凉的雨水淋透了辰南的衣衫,他感觉身上一阵发冷,然而,更冷的是他的心,他心中凄冷无比。

      天地虽大,何处是我家?

      天地间一片雨幕,一条孤单的身影的在街道上茫然的走着,任雨点狂乱的打在身上。

      万年前,辰南出身于一个武学世家,在修武方面有着极高的天分,被所有人看好。然而,后来一个噩梦开始了,他修炼的家传玄功不进反退,竟然从第二重天的大乘之境跌落到了第一重天的中?#20303;?br/>
      ?#31508;?#20182;的父亲已经屹立在武道颠峰,这样的一个家族,必然被八方关注,辰南面对的压力?#19978;?#32780;知。

      在那?#20301;?#26263;的曰子里,冷?#21834;⑷确懟?#26469;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令他无所?#34432;印?br/>
      不过,有一个人始终坚信,有朝一曰他必能够大放异彩。想起那个她,辰南一阵黯然神伤,心中?#31185;?#38590;言的痛。

      雨馨,你知道吗?我最后悔的事就是?#31508;?#27809;有?#38405;?#35828;出那三个字:我爱你。

      韶华易逝,红颜易老。

      雨馨是辰南心中永远的?#30679;?#26159;他一生的遗憾。

      辰南不辨方向,跌跌?#27815;才?#36827;了一条小巷中,他感觉胸?#33618;?#21463;无比,一股血腥味自腹中涌了上来。

      哇

      他张嘴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泥水?#23567;?br/>
      雨?#21834;?#20182;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有必要一提,在第一章中,有这样一?#20301;埃?#22312;高大的神魔墓群旁有一座低矮的小坟,小坟毫不引人注目,没有墓碑,没有鲜花,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土包几乎与地齐平。随着岁月的流逝,风雨的侵蚀,这座无名坟墓已被人遗忘在角落里。

      从这里看出这座小坟和别的坟墓不一样,神魔陵园除了埋葬着人类中的至强者、异类中的顶级修炼者外,其余每一座坟墓都埋葬着一位远古的神或魔。但主角死前,修为平平,能够被埋葬在哪里,其中定然有隐情。

      之所以提一下,因为有好几个书友追?#20351;?#25105;,为什么主角自神魔陵园复活,修为却平平。呵?#29301;?#25991;中有答案,现在我已经点到了,这个问题以后就不再回答了。

      此外,最为坚硬的金钢岩墓碑都已明显雕刻上岁月的沧桑,这大概需要万载岁月吧。辰南是从这里判断过去了多长时间,也有两个书友?#20351;?#25105;这个问题,所以提一下。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