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神墓 > 第一章 初临帝都

    第一章 初临帝都

      澹台璇这个集美与智慧于一身的神秘女子已?#19978;?#32780;去,在澹台城留下了无尽的传说,辰南站在广场上怅然若失。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仙凡用隔,他望天而?#23613;?#36784;南跟在楚月和小公主的后面,浑浑噩噩地走进了澹台城的城主府。

      看着他那?#31508;?#39746;落魄的样子,小公主不满的叫了起来:败类你还是不是男人,我都说了回到燕京之后找人帮你恢复功力,你怎么还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哼,臭贼、小气鬼!

      钰儿不得对辰公子无礼。楚月关心的道:辰公子是不是旅途太劳累了?要不然我们在这里停歇两天吧。

      辰南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们还是赶快上路吧。

      也?#33579;?#26089;一点回到燕京,早一点为辰公子恢复功力。

      辰南迷茫的离开了澹台这座千年古城,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他?#36335;?#22833;去了灵魂一般,两眼空洞,没有一丝活力。

      直到三曰后,一声惊雷在他耳边响起,他才如醍醐灌顶一般回过神来,天空乌云滚滚,墨浪翻涌,数十道、上百道金蛇在云间乱窜,隆隆的雷鸣似暮鼓晨钟一般在他的心间回响。

      刹那间,辰南有一丝明悟,光阴飞纵,岁月流逝,消逝的永远消逝了,再不可能回头,存在的还依然存在,只有存在的才是真实的。人不能总活在过去,只有把握好现在,才能够不遗憾过去……

      这时他体内本早已干涸的真气突然如枯木逢春一般再现生机,微弱的真气如蚕蛹一般在他体内游离。慢慢地,细微的真气逐渐壮大起来,在他体内生生不息,流转不停,如涓?#36214;?#27969;,?#39057;?#28129;清风。

      原本被小公主化去?#22675;?#21147;顷刻间复归如初,而且通过内视看以看到此时他体内的真气比以前更加精纯,那丝色泽浅黄、暗淡无华的特异真气再没有出现,彻底从他体内消失了。好久好久之后,辰南激动的?#37027;?#25165;慢慢平静下来,他不仅功力恢复如初,而且心境也一片光明,一扫之前的阴霾。

      大雨滂沱而下,天地间一片水幕,楚月一行人暂时被困在了一座小镇上,五百骑兵将镇上所有的客栈都包了下来。

      小公主快乐的像个小天使,?#30452;?#21448;跳,一点也不像先前那个心机深沈的小恶魔。

      呵呵,太好了,下雨了,好凉爽啊。

      她一边欢呼着,一边招呼楚月,道:姐姐不要躲在屋中,快快出来,你看这样多凉爽啊。

      楚月走进雨中,密集的雨点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在她体表三寸之外便滑向了一旁,无形的护体真气将雨水阻挡在外。

      辰南心中一震,暗暗惊疑,之前他在楚月的身上曾经感应到过修道者的气息,但此时她却流露出了高深武者的真气。

      难道她以习武之身修道?

      楚月在雨中捉住了小公主的?#30452;?#25289;着她向屋中走去,看看你自己现在成什么样子了,还有一点公主的凤仪吗?就像一个没人管的小野孩,被父皇母后知道了还不骂死你……

      嘿嘿……辰南站在窗前忍不住笑了起来。

      恰?#20040;?#26102;小公主回过头来,看到了他的笑容,她怒道:臭贼、败类你竟敢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刁蛮的小公主不情愿的被楚月拉进了房?#23567;?br/>
      午夜过后,云收雨散,万籁俱寂,如水的夜空星光璀璨。

      辰南静静的站在窗前,感受着夜的宁静。

      风雨过后未必有彩虹,但肯定会有会有希望,会有光芒。澹台璇你竟然步入了仙道之境,上天待我真的不薄,总有一天?#19968;?#27494;破虚空,你等我……

      天元大陆东方,也就是原来的仙幻大陆地带,历经无数的烽烟战火后,群雄并立、百国割据。但其中三个大国占了整个东方版图的四分之三,三个国家?#30452;?#20026;西部的楚国、北部的拜月国、东南部的安平国。三个大国之间并不接壤,被无数个小国隔开了,但绝大多数的小国皆为三个超?#27934;?#22269;的附属国。楚国、拜月国、安平国三国鼎立,实力相当,近十几年来到也相安无事,没有爆发过大的战争。

      楚国由于地处西部,和西方接壤,其都城成了连接东西方要道的枢纽城市之一,东西方客商往来于此,客流川流不息,?#27604;?#30340;商?#27785;?#24179;阳城?#34987;?#26080;比。城内人口不下百万,平曰车水马龙,全国的物资源源不断的自一条大运河运集于此。

      楚月、辰南一行人十曰之后来到了楚国都城之外,远眺平阳城墙,它犹如一条连绵不绝的长城,气势磅礴,雄伟壮观。点缀其上的一座座城楼规模宏大,形象壮丽。

      随着离平阳城越来越近,辰南心中也越来越震撼,楚国的都城比之万年前他所见过的最为高大恢弘的华夏城,不知要雄伟多少倍。

      平阳城墙高足有十六米,顶宽十二?#20303;?#22681;面用青砖包砌,厚重坚实、雄壮深厚。城门上建有城楼、箭楼、闸楼,巍峨凌空,气势雄浑、磅礴。城墙外有宽四十?#20303;?#28145;十米的护城河,护城河里,碧波荡漾,飞舟点点。

      辰南被楚国都城那种宏伟的气势深深的震撼了。

      喂,败类回魂了,没见过平阳城,还没从书上读到过吗?哦,我忘记了,你这个?#19968;?#19981;学无术,根本就不曾读过书。唉,你这个臭贼真是……小公主故意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一路上辰南饱受小公主奚落,他只能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小丫头,我现在不和你一般见识,等有一天你再落在我的手里……

      楚月好笑的看着人小鬼大的妹?#33579;?#29301;住她的小手道:钰儿……

      知——道——了,姐——姐!小公主拉着长长的尾音,而后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咕哝道:总是护着他,这个?#19968;?#19981;就是能够拉开后羿弓嘛,但还不是被我捉住了。哼,早晚我要他好看。

      楚月白了她一眼,用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道:你呀!

      平阳城内车水马龙,行人川流不息,道路两旁店铺林立,一派?#27604;?#30340;景象。

      楚国皇帝早已得到禀报,不仅大女儿西?#19981;?#26397;,而?#19968;?#25226;偷?#36947;爰页?#36208;的小公主找了回来,当下异常高兴,派人出城迎接。

      当迎接的人马赶到时,楚月一行人已经进城了,但此时小公主却不见了。楚月吓了一大跳,以为这个调皮的妹妹又溜了,她正在暗?#21040;辜笔保?#23567;公主从不?#27934;?#30340;道边冒了出来。

      只见她左手三串羊肉串,右手两串冰糖葫芦,嘴里还咬着半截鸡丝卷,在她的身后追着两个小吃店的?#20064;濉?br/>
      小姑娘,羊肉串还没给钱呢。

      小姑娘你不能抢我的冰糖葫芦啊。

      姐姐……给钱。小公主嘴里嚼着东西,含混不清。

      楚月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实在拿这个妹妹没有办法,从皇城出来迎接?#22675;?#21592;也忍俊不禁,但慑于小公主平时的魔威,都将头扭向了一旁。

      两个小吃店的?#20064;?#30475;到大批的皇家卫队出现在前方,一下子傻了眼,顾不得要钱,转身就钻进了人群?#23567;?#26970;月?#24895;?#19968;个手下,?#20204;?#36319;了下去。

      五百铁骑和从皇城迎出来的大批皇家卫队保护着两位公主向皇城缓缓行去,辰南被楚月待为上宾,让他紧跟在她和小公主的后面。

      楚都皇城巍峨、庄?#24076;?#27668;势磅礴,散发着帝王之气。

      进入皇城后,楚月对辰南道:辰公子,一会儿我父皇可能要接见你,你在这里耐心?#21364;?#21315;万不要乱?#24120;?#30693;道吗?

      是,草民知道了。辰南对于楚国的君臣礼节不算太懂,一直以来都对楚月?#20113;?#24120;人的口吻说话,此时进入皇城后多少?#34892;?#24528;忑。

      楚月笑道:你不用紧张,我不是说过嘛,?#39029;?#22269;对于有杰出才能者皆以国?#32943;?#24453;,即使面对君王也不必行大礼,以前怎样做,你现在还怎样做就可以了,不必拘谨。

      辰南长出了一口气,如果要他像别人那样见到稍微大一点?#22675;?#23601;要叩头施礼,烦都要烦死了。

      此时小公主早已一溜烟消失在了?#20351;?#20869;,楚月笑了笑也转身离去。

      当楚月来到后宫之时,见小公主正斜靠在皇后的怀中唧唧喳喳的讲着什么,帝国皇帝脸上泛着淡淡的笑意坐在对面。

      楚月上前见礼后坐在了一旁,楚国皇帝楚瀚在所有儿女中最?#19981;?#30340;是小公主楚钰,最倚重的是大公主楚月和二?#39318;?#26970;文风。见大女儿不仅完满完成西巡任务,还将小女儿找了回来,他异常高兴。

      小公主滔滔不绝,将一路上的惊险奇遇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听的楚国皇后跟着紧张不已。

      待到她讲完之后,楚国皇帝沉声道?#22909;?#24819;到这个仁剑这样大胆,竟然敢在?#39029;?#22269;边境心起歹意,要不是我不想破坏大陆多年来的平静,陷黎民于水深火热之中,一定要派人征讨拜月国。

      楚月道:父皇所虑甚是,不应一时气愤而大动干戈,况且仁剑也没有讨到半点便宜,他手下损失惨重,他自己也负重?#27515;?#29384;遁去。

      楚瀚点头道:先给拜月国记下这笔帐。而后他又道:对了,整个过程中怎么都好象有个叫辰南的人参与啊,钰儿你说的含糊其?#29301;?#21040;底怎么回事啊?

      楚钰岔开话题道:父皇您真?#33579;?#31455;然为了我,想征讨拜月国。

      楚瀚板着?#24120;?#36947;:哼,你这次一声不响的离宫出走,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啊?

      啊?我刚回来的时候已经求您不罚我了,您不是答应了吗?不行,父皇是一国之君,君无戏言,您不能反悔。说着,小公主又缠住了皇后的脖子,娇声道:母后……

      好了,都这?#21019;?#20102;还腻人,你父皇是和你说着玩呢,但你保证下次决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要不然别?#30340;?#29238;?#20160;?#31572;应你,就是我也决不原谅你。

      呵呵,就知道母后最好了。说着,她在皇后的脸上亲了一下。

      你这个孩子……

      小公主转身面对楚瀚笑道:父皇您看,这就是我历经千难万险为您采摘的?#19968;?#20185;莲。说着,她打开了那个盛放?#19968;?#20185;莲的玉盒,屋中顿时清香扑?#24688;?br/>
      楚国皇帝原本就没有打算处罚她,见她能够平?#19981;?#26469;,高兴还来不及呢,刚才只不过是故意吓她。此时见她精灵古怪的样子,先将皇后哄完,又来讨他开心,当下脸上就露出了笑意,溺爱之色溢于言表。

      你这个小调皮……说着,楚瀚捏了捏她粉滑的小?#24120;?#32780;后转过头,对楚月道:月儿,西部可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那些来自各国的修炼之人全都进入了落风山脉,并没有在我们楚境停留,看来都是为传说中的麒麟而去,没有人对?#39029;?#22269;边境心怀不轨。

      哦,这样就好。不过落风山脉惊现神兽麒麟,确实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情啊,难道真的有圣人将要现世?

      楚月笑道:最英明的圣人还不是父皇您嘛,您不要为?#35828;?#24515;。

      楚瀚笑道:你这个丫头,怎么和你妹妹一样油嘴滑舌起来了,其实我也不是很担心,我们楚国近年来国泰民安,料想不会有什么?#36335;?#29983;。

      对了,父皇,这次西境之行,我发现了一个奇才。嗯,?#32454;?#26469;说是妹妹?#22675;?#21171;,是妹妹发现并将这个人抓住的。

      哦,何许人也?

      小公主抢着道:是一个败类,是一个臭贼,不学无术,连字都不会写。

      看着楚钰那副着急的样子,楚月不禁笑了起来。小公主又羞又气,道:姐姐,你不许说……

      哈哈……皇帝和皇后同时笑了起来,他们难得看见精灵的小公主如此羞恼的模样。

      月儿到底怎么回事啊?皇后问道。

      楚月道:钰儿可以说吗?

      小公主看到皇帝和皇后一脸希冀和好奇的样子,顿时泄了气,道:说吧。

      楚月将辰南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皇帝和皇后开始时脸泛怒气,而后忍不住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最后听完之后,楚瀚对楚钰道:怪不的你这个小调皮?#28304;巧了福?#21407;来还有这些事情啊。按照他的所作所为真的该死一万次,只是?#19978;?#20102;他这个人才……

      皇后也道:这人真算得上一个奇才,只要后裔弓在手,就相当于一个绝世高手。不过,他的言行确实该死一万?#24013;?br/>
      楚瀚道:钰儿你真的长大了,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还能够想着他是一个人才,留下他的姓命。你已经成熟了,以后我真的不用为你担心了。

      楚钰嘟着小嘴道:人家本来就长大了嘛,不过我现在真的?#27973;?#21518;悔当初没有杀了他。

      楚瀚沉吟了一下,道:留下他吧。

      楚月也道:我想也应该留下他,毕竟人才难得。

      皇后道:那一定要封住他的口,不能让他乱说什么。

      楚月道?#21644;?#36807;这几天?#22675;?#23519;,我发现他不是那种口无遮拦的人,他应该明白自己的处?#22330;?br/>
      皇后道:这样就好。

      辰南在外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音信,心中多少?#34892;?#24528;忑,殊不知他已经在鬼门关转了一圈。正在他焦急不已时,一名宫女走了过来,来到他的身边小声道:你是辰公子吗?

      是的。

      宫女道:大公主命令我将你带进宫去,同时要我告诉你不必紧张,呆会儿见到皇帝陛下,言语只要恭敬一些就可以。

      好的,我记住了。

      辰南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他曾经亵du过小公主,深?#21482;?#24093;怪责,听了宫女的话,他长出了一口气。

      ?#20351;?#20869;红墙黄瓦,雕梁画栋,金碧?#26352;汀?#19968;座座殿宇楼台,高低错落,壮观雄?#21834;?br/>
      楚国皇帝是在书?#31354;?#35265;的他,望了一眼前方那个高大魁伟的老人,辰南双膝跪倒,叩头行礼道:草民见过皇帝陛下。

      平身。

      谢陛下。辰南垂首站立一旁。

      楚瀚面?#20102;?#27700;,冷冷的道:你曾经对朕的小女儿言行无礼,可有此事?

      辰南脸上一下子就见了汗,道:有,草民一时胡?#20426;?br/>
      楚瀚森然道:你可否知道,你的言行早已该死一万次了。

      这下辰南身上的冷汗将内衣都浸湿了。

      不过,大公主苦苦为你求情,?#30340;?#23478;住山野,不懂礼法,让朕饶恕你。朕本不想放过你,但钰儿也为你求情,?#30340;?#26159;个人才,以后可以将功补过。因为这些,朕才没有杀你。

      谢陛下宽恕。

      楚瀚声音不再冰冷,放缓了语调,道:你不用害怕,朕说过饶恕你了,就一定不会再杀你。况且我已听?#30340;?#30495;的是一个人才,只要你以后好好为我大楚效力,朕绝不会亏待你。

      谢陛下。

      嗯,以后你不用这样拘谨,即使见到我也不用行大礼,从现在开始你已是?#39029;?#22269;国士中的一员,当然是隐国士,不能对人提起你能够拉开后羿弓这件?#38534;?#26970;瀚脸上露出了笑意,道:呵呵,楚国有你这样的人才,朕真的很欣慰啊,你不用?#19968;?#20197;前的事,好好努力,以后朕一定为你加官进爵。

      辰南从?#20351;?#20013;走了出来后擦了一把冷汗,他感叹道:好险啊,差一点就和这个世界说再见,呼~~~他长出了一口气。可是走着走着,他越琢磨越觉得?#34892;?#19981;对劲。

      差一点让这个老?#19968;?#32473;震住,打一巴掌揉三揉,这个老狐狸先是一顿乱?#27169;?#32780;后又给了我一颗蜜枣吃。恩威并施之下,想让我服服帖帖的为他卖命,这个老狐狸还真是?#38064;?#24481;人之术啊,不愧是在皇帝宝座上坐了几十年的老?#19968;鎩?br/>
      辰公子你在嘟囔什么?楚月一身白衣飘飘,秀丽绝伦,典雅大方。

      哦,没什么,我在感?#20928;使?#24590;么这?#21019;?#21834;,我都快转向了。

      呵呵,跟我来,我领你出去,顺便安排你的住处。

      对于这个风华绝代的大公主,辰南心存好感,一路上楚月对他照顾有佳,让他?#23545;?#36867;离了小公主的魔爪。望着楚月那无双的容颜、可亲的笑容,他恭声道?#25022;?#35874;公主殿下。

      楚月笑了笑,领着他走出了?#20351;?#30343;城之外是朝中大臣的居住地,他们两人来到了一处占地极为广阔的豪宅前。高大的门楼气派非凡,两旁是汉?#23376;?#38613;刻的威武石狮,朱红的大门上挂着红底金字的牌匾,上书:奇士府。

      楚月道:能够住进这里的人,都是一些奇人异士,每一个人都有一些特殊的本领。以后你就要住在这里了,开始时你对这里不熟悉,可能?#34892;?#19981;习惯,但时间长了就好了。

      奇士府里面被分割成无数个读力的小院,并不像府宅门前那有样气派、豪华,反倒?#34892;?#36820;璞归真的味道,每一座小院都有自?#25022;?#29305;的园?#21834;?br/>
      里面那些所谓的奇人异士见到楚月后仅是微笑点头,并不上前施礼,可见这些享受国?#30475;?#36935;的奇士身份多么尊贵。

      辰南的小院很?#26408;玻?#22253;中西侧植了一小片翠竹,竹?#25226;?#26144;间,显出一张石桌和两把石?#24013;?#19996;侧是一片花圃,其间有几块奇石。

      辰南问道:以后我就住在这里了吗?不用我做些什么吗?

      楚月笑道:你暂时先住在这里吧,过几天?#19968;?#25214;人帮你恢复功力,而后再找人教你一些高深的武学,以便你能够更好的掌握后羿弓。

      哦

      不过你不要乱跑,在和别人不熟悉前,千万不要随意?#36784;?#20182;们的院子。

      辰南奇道:怎么了?

      楚月道:这些?#35828;?#20013;,有的人精研毒术,以至于院中到处是蛇虫、?#38745;藎?#35823;入其中就可能身中剧毒;有的人则钻?#24515;?#27861;,?#30475;?#30340;魔法能量可能会随时毁掉整?#33258;?#33853;;还有的人……

      辰南越听?#21483;?#24778;,这里住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22675;?#20154;啊,简直一是个恐?#38647;?#32455;的聚居地。

      最后,楚月又道:这里卫兵很少,但每天都会有几个身怀绝技的奇士轮流?#24425;兀?#25152;以这里绝对安全。

      辰南叫苦不叠:完了,逃跑大计泡汤了。

      送走楚月后,辰南心中忐忑不安:那个玩毒的?#19968;錚?#20182;的那些蛇虫不会跑的我的院子里来吧?还有那个鼓捣魔法的破坏狂,不会住在我隔壁吧?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