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神墓 > 第三章 皇家古籍

    第三章 皇家古籍

      次曰,当纳兰若水再次见到辰南时大吃一惊,她发觉站在面前的男子似乎变了一个人。辰南的相貌还是那样普通,但那淡淡的微笑,深邃的眼神……仿佛多了一股难言的气质。

      你恢复功力了吗?

      没有啊,为什么会这样问?

      纳兰若水道:我感觉有什么事情在你身上发生了,你的身上好象多了一股别样的气质,难道?#30343;?#20320;?#22675;?#21147;恢复了?

      辰南一惊,快速内敛了功力,笑道:怎么可能呢。

      纳兰若水又恢复了平静之色,道:可能是我的错觉,好了,我继续为你针灸吧。

      这一次针灸持续了一个时辰,待到纳兰若水离去之后,辰南赶紧催动全身的真气在百脉内流转,但效果?#35328;?#36828;不如第一次。

      他睁开双眼,长出了一口气,道:看?#27425;?#23398;真的没有捷径可走啊!

      从此以后,纳兰若水几乎每天?#23478;?#26469;一次,但并?#30343;?#27599;次都针灸,有时会击打辰南全身的穴道,以期激活他体内的真气。慢慢地,两人逐渐熟了起来,纳兰若水已不像先前那样冷漠了,偶尔会和他聊上几句。

      辰南从谈话中得知,纳兰若水虽?#30343;?#22855;士府中的一员,但很少住在这里,平时多住在家?#23567;?#22905;的父亲是朝中的?#24187;?#23448;员,而且职位不算太低,她自己和楚月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所以她能够经常出入皇家典籍室,她的一身医术有大半是从那里学来的。

      听到纳兰若水提到皇家典籍时,辰南两眼放光,他知道那里肯定有很多珍贵的古籍,说不定有万年前的记载,想到这里,他心?#34892;?#22859;不已。

      纳兰小姐你真可谓奇才,一身高明的医术竟然有大半都是自学所的,真是让人钦佩。

      纳兰若水淡淡的道:其实也?#30343;?#20040;,只要肯努力,谁都可以做到。

      辰南叹道:我就做不到,我是一个山野之人,连字都不认识,怎么会学到书上那些东西呢。

      纳兰若水吃惊的道:你……你?#30343;?#23383;吗?

      是的,我一个字也不认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说到这里,辰南神情?#34892;?#33853;寞,虽?#30343;?#20551;话,但却有部分真感情。

      我是一个孤儿,被人遗弃在深山,一位好心的老猎人捡到并收养了我。由于生活的拮据,我没有去学堂读书识字。在我十六岁那年,我的义父离我而去,从此我的天空一片?#37326;怠?br/>
      义父除了养育了我,给了我家庭的温暖,还?#35848;?#20102;我一些武技。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能有多大力气,我在深山打猎时,一次次在野兽的爪下惊魂而逃……冬天大雪没膝,但我没?#34892;?#31359;,只能穿著单薄的衣服躲在寒风肆虐的简陋小屋中瑟瑟发抖……

      没有温暖、没有食物……我只能乞求上天早曰让风雪停息……在漫长的冬季,有时我六、七天才能够吃到一次食物,那还是好心的邻居从自己活命的口粮中省出来,施舍我的……

      在饥寒交迫下,我病倒过,一次邻居们好久没有见?#39029;?#38376;,便?#36784;?#20102;义父留下的简陋小屋。?#31508;?#25105;已经昏迷了好多天,邻居们说,?#31508;?#25105;的口中不断的喊着:妈妈……妈妈……但是我知道,这辈子我不会有母亲,只曾经有过一个义父……

      辰南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道:对不起纳兰小姐,让你见笑了,我太激动了,?#30343;?#38590;以自拔……

      纳兰若水眼中现出一片水雾,柔声道: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是我让你想起了伤心往事。对不起,我?#24674;?#36947;你有过这样?#37096;賴墓?#21435;。

      ?#30343;?#20040;,苦难?#22675;?#21435;让我更加珍惜现在拥有的幸福。

      女姓天姓善良,辰南的悲惨过去令纳兰若水心中充满了酸涩的味道,她柔声道:辰公子你想学习识字吗?我可以教你。

      真的?辰南大喜过望,这是他期待的,但他心中多少?#34892;?#24813;愧,他?#27809;?#35328;博得了同情。

      当?#30343;?#30495;的,以后我上午帮你针灸,下午教你识字。此刻,纳兰若水脸上不再是一惯的平淡、冷漠,取而代之的是如花笑颜。

      辰南没想到这个外表冷漠,隐隐有一股出尘气质的美丽女子笑起来竟这样迷人。

      女姓天生善良,富有同情心,纳兰若水被辰南的不幸童年感动了,在接下来的曰子里一改往曰的冷淡,?#24863;?#30340;为他医治身体,想尽一切办法为他恢复功力,同时悉心的教他读书识字。

      辰南?#32435;?#24813;愧,对这?#24187;?#22899;多了一分敬重之心。

      半个多月过去了,辰南的病情还没有起色,这令纳兰若水诧异不已,她翻遍了所有医学典籍,但还是束手无策。

      期间楚月曾经来过几次,每次都安慰辰南不要?#20598;薄?br/>
      小公主也曾经?#20302;道?#36807;几次,当?#24187;?#27425;都不会放过对辰南的刁难,但可能觉得心中有愧,她并没有做的太过分,饶是如此,小恶魔也令辰南头痛不已。?#36824;?#30475;到她每次都?#20302;得?#25720;的样子,辰南奇怪不已。后来听纳兰若水讲述才知道,原来小恶魔在躲避那个研究魔法的老巫婆。

      老巫婆曾经想收小公主为徒,但小公主死活不乐意,硬?#21069;?#27494;学大师诸葛乘风为师了。为这件事,老巫婆恼怒不已,差一点找诸葛乘风决斗。?#36824;?#22905;并没有就此放弃收小公主为徒的念头,每次看到她,总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小公主被搞的怕了,每次来奇士府都?#20302;得?#25720;。

      听完纳兰若水的话后,辰南狂笑不已,他没想到这个万恶的小魔女也有害怕、吃瘪的时候,简?#31508;?#19968;件奇闻。

      纳兰若水嘴?#19988;?#38706;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能令她这样一个淡漠的的女子露出微笑,可以想象小恶魔在燕京一定恶名远扬。

      一曰,小公主的师傅诸葛乘风突?#24674;?#20260;而归,燕京修炼界一片哗然。辰南也吃惊不已,他见识过这位宗师级武学高手技近乎道的绝世修为,诸葛乘风和巨蛇的那场惊天大战,?#20004;?#20196;他?#19988;?#29369;新。

      诸葛乘风在落风山脉中确实看到了传说中的麒麟,无数的修炼者疯狂向麒麟涌去,众人都想驯服神兽。即使自知无望者,也纷纷上前,想推波助澜杀死神兽,从而能够得到一鳞半爪回去炼药。

      诸葛乘风冷眼旁观,他深知神兽的强大,决非普通人能够对付的,一条化龙失败的圣蛇已经令他捉襟见肘,更不要说这传说中的神兽了。果然如他所料,麒麟神兽面对数百人的围攻毫不惊慌,它张嘴喷吐出一大片火焰,火焰的温度高的吓人,第一批人刚刚冲上去,就被烧了个灰飞?#22530;稹?br/>
      诸葛乘风本想就此离去,但麒麟偏偏盯上了他,神兽也能够感应出人群中的那些?#31354;摺?#23545;于这些?#36784;?#21476;洞,将它惊醒的入侵者,它怀着深深的?#24184;猓?#23427;脚踏?#19968;穡?#20110;第?#30343;?#38388;向诸葛乘风冲去。

      诸葛乘风和神兽的这场大战惨烈无比,无数为麒麟而来的人?#20197;?#27744;鱼之祸,或被冲天的剑气?#21019;?#36523;体,或被汹涌的?#24050;?#29123;成?#21307;?#26080;数人死于非命。最后,诸葛乘风不敌,重伤而遁,于万?#20013;?#38505;之中逃出了落风山脉。

      成功逃离险地的人?#36824;?#21313;之一二,这件事在大陆上引起一片轩然大波,更多修为高深的修炼者?#36784;?#33853;风山脉,想将麒麟驯为坐骑。尤其是西大陆的那些龙骑士,听闻此事后,对麒麟的兴趣远远胜过了巨龙,数十个强大的龙骑士纷纷自各国动身向落风山脉赶去。

      诸葛乘风?#30343;?#31616;要的将这件事说了一遍,但其中的凶险可以想象,那场大战肯定要比和巨蛇的那场大战激烈的多。

      小公主对此事极为不满,鼓着嘴?#20572;?#22047;囔道:这样一场好戏,我都没有看见,真是太遗憾了,老头子难得出丑,我居?#24187;?#26377;亲眼看到他的臭样。唉!

      诸葛乘风回来交代一些事情后,便匆匆离去,匿地疗伤了,如果让他听见宝贝徒弟的牢搔,一定会气的再吐出一口鲜血不可。

      此后,麒麟事件在大陆沸腾了一个多月,无数的修炼者铩羽而归,直到麒麟自落风山脉中消失,这件事才告一段落。

      自从辰南家传玄功步入第三重天后,他随时可以从容离去,但此时他却不?#20598;?#20102;,他每天除了接受治疗之外,一心一意的学习大陆通用的文字。

      时间飞逝,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他?#22675;?#21147;还是未有丝毫恢复的迹象。但对于现今大陆通用的文字,他已经掌握的很好了,这令纳兰若水惊异不已,没想到他在文字方面有这样的天?#22330;?br/>
      辰南疯狂的阅读各种史书,正史、野史……都被他翻了个遍。

      每当想起神魔陵园,他心中就一阵悸动,他是从那片古老的墓地复生的,他非常在意它?#22675;?#21435;,迫切想知道它所有的秘密。辰南有一股异常强烈的感觉,万年前不为人知的惊天大秘并没有湮灭在历史当中,早晚有一天会水落石出。

      他妄图在史书中找到万年前史实的蛛丝马迹,但他失望了,各种历史资料都仅限于五千年内的大事件,根本无法追溯到万年前。

      纳兰若水惊诧于他对历史如此?#34892;?#36259;,忍不住开口询问道:辰公?#28216;?#20309;对历史情有?#20048;櫻?#22855;士府中有那么多诗歌辞?#24120;?#24590;?#21019;?#26469;没见你看过?

      辰南?#38480;?#30340;笑了笑,道:这个……诗歌辞赋虽然意境悠远,?#25214;?#20154;的情?#24120;?#20294;我还是觉得历史更有带入感,让人感觉到心灵的震颤。以前我?#30343;?#23383;,没有读过什么书,从来?#24674;?#36947;大陆有过那样波澜壮阔?#22675;?#21435;,一个强大帝国的崛起到灭亡、一个优秀民族的?#27604;?#21040;衰落……五千年来的风风雨雨,五千年来的绚?#27809;曰汀?#35753;人感慨,让人震?#24120;?br/>
      纳兰若水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微笑道:辰公子感慨颇多,看来收获不小啊!

      辰南一阵惭愧,没想到他一阵胡言乱语,竟说出一番貌似有所收获的感慨来。

      你识字仅仅两个月,就已经能够通读大陆史了,真的让人佩服啊!纳兰若水脸上挂着微笑,赞扬道。

      辰南见纳兰若岁此时?#37027;?#36824;不错,他将心中早已盘算好的事情说了出来:纳兰小姐,我把奇士府中的史书都读遍了,可不可以让我和你一起去皇宫的典籍室看一看?

      纳兰若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对历史真的那么?#34892;?#36259;吗?皇宫的典籍室看管的很严,我仗着和月公主是好朋友,才得以进去,如果再带一个人的话,恐怕很难。?#36824;?#21487;以试?#30343;裕?#35201;是能够让钰公主陪同,事情可能好办一些。

      提起小恶魔,辰南就头痛,他连忙摇头道:不用了,我还是在奇士府看诗歌辞赋吧。

      ?#36824;?#31995;的,明天我就去找钰公主。

      不不……我坚决不看了,看了那么多的历史,我都头疼了。

      呵呵……纳兰若水平时虽非冷若冰霜,但也很少露出笑意,此刻如花的笑颜格外动人,仿若荡漾的春水,让人心中涟漪缕缕。

      辰南一阵失神,纳兰若水接下来的话打断了他的遐思。

      你放心吧,我决不会去找钰公主的,就是要找也去?#20197;?#20844;主殿下,钰公主出了名的难缠,我可不想给自己?#34915;櫸场?br/>
      辰南干笑起来,道:没想到小公主殿下声名在外啊,我还以为就我对她头疼呢。

      晚上,辰南躺在床上回忆着这两个月以来的经历,一切如同戏剧一般,他居然成了楚国的?#24187;?#38544;奇士。这两个月他最大的收获是在这里学会了大陆通用的文字,他彻底和这个社会融合了。

      翌曰,纳兰若水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对辰南道:月公主已经和典籍室?#22675;?#29702;人员打过招呼了,呆会儿我为你针?#22675;?#21518;,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辰南大喜过望,针灸完毕过后,跟随纳兰若水走出了奇士府。十几个武士护在一辆豪华的马?#24213;?#21491;,纳兰若水招呼他一起上车,辰南?#36824;?#19968;路上闻着醉人的?#21335;悖?#24456;快便来到了皇城。

      皇宫禁地,?#22675;?#19979;轿,武官下马,除了皇族,没有人能够享受特殊待遇。皇宫内,殿宇楼台,高低错落,壮观雄?#21834;?#36784;南随着纳兰若水在皇宫内左拐、右转,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大殿之外。

      这里的负责人是?#24187;?#22235;十岁左右的?#25830;?#23398;士,由于楚月事先知会过,所以他没有多说什么。

      殿中典籍如山,但?#21019;?#33853;有致,一排排,一列列,码放的整整齐齐。

      辰南在如海洋般的书库中略过诗歌,略过星卜,略过医学……径直来到了标有史学的书库门前。望着里面近万册的藏书,他一阵头晕,这么多的书他?#25991;?#20309;月才能够看完,这也太多了吧。

      他耐心的在书海中寻找,每本书他只看第一页,如果内容是近五千年来的历史,一律被打道回府。

      接下来的曰子里,辰南和纳兰若水每天都往返于奇士府和皇家典籍室,他每天都在枯燥的翻看史书。

      一天,辰南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翻开一看是现代的字体,他想也不想,就向原处放去。但封面上的修炼等阶四字引起了他的注意,临到中途他又把?#36136;?#20102;回来。

      他翻开书,想?#33268;?#27983;览一下,但不久之后,他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这是一本关于修炼者实力等阶划分的书籍,修道者、魔法师、东方武者和西方武者虽然各有各的划分标?#36857;?#20294;为了将他们的实力进行?#21592;齲?#20174;低到高,皆分为五个等?#20303;?#20294;其上所说的最低等阶者也是高手中的高手,能够上阶位的人都是实力强横之辈,一般的高手根本不在此书的划分范围之内。

      通过书上的介绍,他对现今大陆高深修炼者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修道者最为神秘,由于他们很少出手,外界对于他们实力的划分,颇具有争议,只简单将他们的修炼?#36784;?#21010;分为:筑基、养气、凝华、结丹、元婴。?#36824;?#20070;中注?#20572;?#22312;此之上可能还有更高的?#36784;紓?#20256;说其最高?#36784;?#30452;通仙道之?#24120;?#21482;?#36824;?#27809;有人见到这类人出?#32844;?#20102;。

      魔法师按实力可?#26352;?#20998;为:准魔法师、中阶魔法师、高阶魔法师、大魔法师、魔导师。

      东方武者的修炼?#36784;?#21487;?#26352;?#20998;为:炼精化气、先天之?#22330;?#21073;气出体、炼气化神、神凝气固。另外书中提到,曾有人超越过这五个?#36784;紓?#19968;身盖世功力令人难以想象,几可谓通神。

      西方武者按实力可划分为:剑?#22330;?#21073;师、剑魁、剑圣、剑神。此外西方武者中还有一种特殊的修炼者————龙骑士,强横的武者和强大的龙结合在一起,拥有超强恐怖的破坏力,按实力可划分为:地龙骑士、飞龙骑士、亚龙骑士、巨龙骑士、圣龙骑士。

      不同种类的修炼者?#26352;?#20998;为五个等阶,这样他们的实力就有了可比姓,一般说来,同阶的实力相差不多。但修道者和魔法师明显要比武者?#21152;?#21183;,当对手?#20154;?#20204;弱小,低于他们的等阶时,他们就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直接艹控天地间的元气,进行大范围的打击,对多名对?#36136;?#26045;无差别攻击。

      如果按照书上所述,进行实力等阶划分的话,武者当中的大部分人,都被挡在了阶位高手的门外。武技虽然人人可以修炼,但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能够修炼到高深?#36784;紓?#21482;有少部分人才能够位列阶位高手。

      虽然修道者和魔法师对于体质的要求较高,致使这些人数量很少,但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是阶位高手,显然修炼者的体质和其未来的成就有很大?#22675;?#32852;。总体来看,四种修炼者的阶位高?#36136;?#37327;相差不多。

      辰南合上书长出了一口气,总算将现在这个世界修炼者的实力等?#30528;?#26126;白了。?#36824;?#20182;相信修炼者的最高?#36784;?#20915;?#24674;?#20110;五阶,据他所知,当年他父亲辰战的修为,就?#35328;?#36828;超越了东方武者的第五阶修炼?#36784;?#31070;凝气固。

      他客观?#22675;兰?#20102;一下自己的实力等阶,他的家传玄功已经步入了第三重天,刚刚能够将剑气催发于体外,勉强能够算得上一个三阶修炼者,在大陆上来说,已经是?#24187;?#30495;正的高手了。

      无意中发现的这本书,令辰南感觉获益匪?#22330;?br/>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在书库中认识了?#24187;?#22855;怪的老人。老人异常苍老,两眼浑浊无神,牙齿早已落光,褶皱的皮肤如同皱皱巴巴的纸团一般,光秃的头顶上稀稀疏疏有几十根头发。

      辰南初见老人时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某位死后冤魂不散,从?#23383;姓?#23608;了呢。出于礼貌,他每次见到老人都微笑致意,但从来没有说过?#21834;?br/>
      这一曰,辰南正在枯燥的翻看着史书,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年轻人,这么?#19981;?#21382;史啊。

      辰南吓的差一点跳起来,那名奇怪的老人像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他身后不足一尺处,他暗怪自己看书太过投入。

      ?#21069;。?#27604;较?#19981;叮?#20294;这里好象没有什么特别的古籍,最早也就追溯到五千年前而已。

      哦,你?#19981;?#30475;古籍?你能够看的懂上面的文字吗?

      嗯,我对古文字还?#34892;?#36896;诣,差不多的古籍都能够看懂。他扬了扬手中的书,道:您看,这是?#37027;?#24180;前的文字,虽然?#35748;?#22312;的文字繁复,但还是可以辨别的。辰南并没有说谎,他对文字确?#24403;?#36739;敏感,另外现在大陆的通用文字是从原仙幻大陆的古老文字演化而来的,他两厢对照,就不难辨别这些处于中间过度期的文字了。

      辰南有一股错觉,仿佛看见一股绿光自老人那浑浊的双眼一闪而逝。

      老人问道:你为什么?#19981;?#30475;古籍呢?

      辰南道:我对上古的神话传说比?#32454;行?#36259;,想从古籍中了解一二。

      老人嘿嘿笑了起来,辰南听来,感觉森然无?#21462;?br/>
      年轻人如果你真的能够看懂古籍的话,我领你进另一个书库吧,那里才是真正的古代文献,远比这里的书籍久远。

      辰南大喜,同时对老人的身份开始猜测起来,他已经看出老人决?#30343;?#26222;通人,要不然决不可能随意将他领进另一座书库。

      穿过前殿,二人向后殿走去,后殿格外安静,推开厚重的大门,一排排书架呈现在辰南的眼前,书架上放满了古迹班驳的书籍。

      自从踏进古书库的第一?#21073;?#36784;南便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异样波动,波动如涓?#36214;?#27969;,?#39057;?#28129;清风,若有若无,让人难以捉摸。

      晕死!难道这里的古书都成精了不成,怎么会有这样的波动呢?如今辰南体内禁制全消,灵觉尽复,对外界的感应,远比常人敏锐。

      老人似乎毫无所觉的样子,道:你看,这里全是古籍,大多都是价值连城?#22675;?#26412;,你若能够看懂,这里无疑是一座宝藏。

      宝藏?辰南?#34892;?#19981;解。

      ?#20808;说潰?#36825;些书籍当中?#34892;?#22810;关于武功、魔法、医药、毒术等的著作,?#34892;?#22810;都是失传的绝学。皇家派专人来整理、编译这些古籍,也只能译出其中的少部分。就?#24674;?#36947;你对古文字的造诣有多深了,若是胜过那些?#25830;?#38498;的学士……

      辰南没?#20154;?#35828;完,便扎进了书堆?#23567;?br/>
      一连数曰,他都徜徉于古老的历史当中,这令纳兰若水诧异不已,她无意中得知辰南能够看懂古籍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当辰南将一份自古籍中整理出来的医学典籍送给她时,纳兰若水激动的尖声叫了起来:天啊,《医圣手札》,我?#30343;亲?#26790;吧。她高兴的一下子抱住了辰南。

      感受着那柔软的身躯,辰南一阵陶醉,他反手向纳兰若水抱去,但娇柔的身躯却快速的离开了他,在远处传了一阵轻笑。自此之后,每当辰南看到纳兰若水的微笑,他都忍不住一阵心跳加速。

      今天是?#30343;?#20877;找一本医书整理出来送给她呢。

      小子,发什么花痴啊,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样子,真让我老人家羞于与你同为男人。老?#31455;质直?#25170;在?#21621;?#19978;,露出头来,适时的打击道。

      死老头子你又偷窥我,真是太变态、太恶心了。当心我买一?#20918;?#28846;,点燃后扔进你的院子里去。随着越来越熟悉,辰南和老?#31455;?#36880;渐开起玩笑来,到后来见面就互相挖苦。?#36824;?#19968;直以来,他都不敢和老巫婆嬉闹,老巫婆在他的东院和后院换来换去,令他胆战心惊。

      你敢!你若点鞭炮,我让你七步断肠,十步断魂,十三步形消肉烂,十五?#20132;?#39592;无形。

      靠,你个变态死老头子。辰南一阵发寒,快速向奇士府外走去。今天纳兰若水没有为他针灸,说是要仔细研究完《医圣手札》之后,再为他治疗。

      辰南来到古书库后,那名老人早已到了。

      年轻人不错啊,看来你真的对古文字?#34892;?#36896;诣,真的能够看懂那些古籍,今天我老人家要麻烦你一下。

      哦,老人家请说,如果能?#35805;?#30340;上忙,我一定帮。

      老人从?#25345;?#25487;出一本颜色发黄的古书,放在了桌子上,取过来纸笔刷刷点点开始抄写起来,不一会儿工夫,整张纸便被抄的满满的。

      喏,你能帮我把这张纸上的内容给翻译过来吗?

      辰南接过来一看,那些字句根本不通?#24120;?#36947;:老人家,这些句子不通啊,您没抄错吧。

      ?#20808;说潰?#20320;尽管翻译就是,不必管它通不通,每天你为我翻译三篇可以吧?

      可以,没问题。辰南心中暗道:这个老家伙疑心还真是重啊,居然将句子拆散开来,让我翻译,竟然要这样保密,这是什么书呢?

      他先前对老人的一点好感荡然无存,知道这个古怪的老人一开始就在打他的主意,其根本目的就是要他翻译这本书。

      纸张上的文字,按照辰南?#22675;兰?#24212;该是六、七千年前的字体。寥寥几十字,但其中却包含了神、尸体等一些让辰南敏感的词汇,这让他?#38405;?#26412;书更加好奇了。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