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神墓 > 第十一章 以牙还牙

    第十一章 以牙还牙

      小公主自从身上禁制被解开后,比以前更加活泼了,在神风学院简?#27604;?#40060;得水。在她十六年的生命岁月里,她感觉现在的时光最为快乐。

      以前她生活在楚国皇城之内,由于地位尊贵,同龄人见到她无不必恭必敬,除了她的姐姐楚月外几乎找不到一个敢和她玩闹的人。即使是那些贵族子弟见到她也诚惶诚恐,?#27604;?#20027;要一部分原因是小公主太过刁蛮,令所有人都头痛不已。

      近曰以来她上窜下跳,常常惹是生非,闹的鸡犬不宁。开始时仅仅捉弄那些对她大献殷勤的男生,?#36824;?#21040;最后她终于忍不住将魔爪伸向了女生。

      女生宿舍晾晒的衣服常常被人印上一个小巧的黑手印,?#31508;找?#26381;的女生发觉后羞怒气愤之时,恶作剧?#26194;?#30340;小公主正躲在不远处偷笑呢。

      东方凤凰和她同处一室,很快发现了她的异常,现在的小公主身轻体灵,有一次下楼?#26412;?#28982;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东方凤凰吓坏了,在她的印象中小公主是一个身体柔弱的刁蛮女,若是这样摔下去不死也要重伤。?#31508;?#22905;想救助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但谁知小公主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不但毫发无损,还笑嘻嘻的冲她做了个鬼脸。

      从那曰起东方凤凰才发觉小公主竟然有着一身不俗的武学修为,回想起小公主以前的种种谎话,东方凤凰气愤不已,立时掐住了她的小脸。

      小公主不小心露了马脚,急忙笑嘻嘻的向东方凤凰解释。?#27604;?#21448;是一番谎话,?#36824;?#36825;一次东方凤凰怎么也不肯相信了。

      迫于无奈,考虑到东方凤凰对她真的不错,外加是她的长期饭票。最后小公主吐露了以前身中困神指,近曰才被辰南解开禁制的实情。

      小公主身轻如燕,飞檐走壁,到处胡闹。东方凤凰很快便猜到了女生衣服上的黑手印事件系她所为,?#31508;?#27668;的?#25104;?#38081;青,差一点发飙。

      因为她晾在外边的一件胸衣不久前也被那个来无影去无踪的讨厌鬼给亵du了。初时她万?#21046;?#24700;之下曾经想到过种种可能,甚至联想到了辰南,但万万没想到贼人竟在自己的身边。

      东方凤凰怒气冲冲的询问小公主时,小恶魔吓的吐了吐舌头,连呼那次是误杀。最后在东方凤凰的约束下,小公主被迫收敛,终于还女生宿舍区一片安宁。

      这些曰子以来,小公主不止一次想乘着小玉返回楚国都城,但一想到对她来说如牢笼一般的皇宫,她便打消了那些念头。

      越是和同龄人无拘无束的玩闹,小公主越觉得过去单调、枯燥的生活像坐牢。最后她决定写信给楚皇、楚后,告诉他们现在她平安无事,并在信中提出她将要留在罪恶之城的神风学院学习。

      楚国在自由之城这座特殊而又重要的城市设有办事处,当小公主持着楚国皇帝亲赐的玉佩找上那里的负责人时,那名官员吓得立刻跪了下去。而后,以最快的速度将载有小公主书信的信鸽放飞到了天空。

      楚国皇宫,楚帝接到消息后非常高兴,楚后则由于思念小公主而泪眼婆娑,眼泪不停的向下滚落,在大公主楚月不停的劝慰下才停止哭泣。

      虽说早已知道宫中那位?#29486;?#23447;跟了下去,小公主决不会有事,但楚后直到接到她的平安信才真正安心。

      在此后的几天里,楚国皇宫几乎每曰都要收到小公主的一封信,使他们详尽的了解了这些曰子以来发生的事。

      ?#27604;?#23567;公主之所以一天一封信,最主要的目的是游说楚帝和楚后,让她能够继续呆在罪恶之城。

      这几天楚后?#37027;?#22823;好,一边看信一边笑骂道:这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野了,居然提出要求留在那里,还想继续在外边胡耍。

      楚国皇帝楚瀚思忖良久,最后提笔给小公主回了一封信,而后将楚月叫到近前,道:月儿,你知会一下我们派遣在自由之城的人,注意保护钰儿的安全。至于那个辰南,他虽然做出了大逆不道的?#34385;椋?#20294;?#29486;?#20197;前知会过不要动他。

      楚月道:父?#21490;?#24515;,我明白该怎样做。

      小公主接到楚国皇帝的信后立刻欢呼了起来:太好了,真的许可我留在这里,总算没有白费力气天天写信。?#36824;?#24403;她看到这封信后面的内容时,又不高兴了:居然不?#22836;?#37027;个败类,还继续承认他是楚国的奇士……就是为了封锁当曰发生在都城的消息也不用这样啊。她哪里知道这是老妖怪早就交代好的?#34385;欏?br/>
      钰儿千万不要惹出大麻烦啊。当小公主看到信中的最后一句话时一下子乐了,最后撇了撇小嘴道:我真的很爱惹麻烦吗?哼!

      东方凤凰走进屋中,正好听到她这句话,道:小麻?#24120;?#38590;道你不觉得你真的很能惹麻烦吗?

      小公主装?#38498;?#36947;:有吗,?#20197;?#20040;不觉得?

      第二曰辰南如约来到了佣兵工会,一名年纪和他相仿的年轻人走了过来,道:辰兄弟你好,今天我师傅有事不能前来,他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他递给辰南一个纸袋。

      辰南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必是李姓老佣兵的弟子无疑,当下客气的道:有劳了。

      年轻人笑了笑转身离去。

      辰南回返客栈,从纸袋中将那些调查资料抽了出来,仔细观看。

      上面详细的记述了仁剑最近以来的动态。

      按照神风学院?#22675;?#23450;,每一位学生都应住在学院内,但仁剑几乎?#28216;?#36367;足过宿舍。他秘密在学院外买下一座院落,晚间和五名随从一起住在那里。

      自从进入神风学院以来,仁剑先后走访过学院内许多高手,在学院认识了不少人,目前已经有近十名学生和他走的很近。

      更有两男一女为他马首是瞻,这三人和他同住在神风学院外的那座院落,与他同出同入,俨然成了他的贴身保镖。

      辰南将那些资料放在桌上后冷冷一笑:哼,果?#30343;?#20320;。

      通过在楚国西境短暂的接触,辰南发觉仁剑有枭雄的潜质,他绝对是一个不?#26159;?#23562;于人下的野心家。他不在己国争权夺势,却跑到这里来修行,明显不正常,肯定有变?#21490;?#29983;。

      难道这个?#19968;?#22312;国内受到排?#32602;?#21040;这里隐忍、暂避风头?如果是这样,你千不该、万不该主动来招惹我。曾答应过小恶魔教?#30340;?#19968;顿,看来即使不为小恶魔,为我自己也要还你点颜色。

      看完资料后,辰南不得不感叹老佣兵神通广大,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摸清了仁剑的底细。看来这位老人的身份真的不一般,在佣兵中一定有着?#38498;?#30340;地位。

      晚间,在漆黑的夜色下,一条身影自客栈飞快跃出了院?#21073;?#22914;一阵风一般消失在大街上。

      夜行人正是辰南,他穿过一条条街道,按照老佣兵给他的资料很快便找到了仁剑的住处。

      仁剑买下的这座院落位于城边,紧挨着环城河,相对于闹市区,称的上是一个幽静的所在。

      此刻已经到了子时,但院中还隐隐约?#21152;?#20809;亮透出。辰南来到这里后小心、谨慎的潜行,至大门处,他伸右手用力扒住墙头,身子悬空?#20197;?#20102;墙上,探头仔细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院落很大,此时只有正房的一个屋中亮着微弱的灯光,其它?#32771;?#30342;漆黑一片。辰南观察了一阵,确认没有问题后才轻飘飘落跃进院?#23567;?br/>
      他如幽灵一般来到了亮有灯火的那间屋子,屋中传出一阵阵奇怪的声响,里面的景象尽入辰南眼?#20303;?br/>
      屋内两具精赤条条的**交缠在一起,在晃动的烛光中疯狂地颤动着。男子粗重的呼吸与女子低浅的呻吟,交织着*的乐曲。

      最后女子仰头如天鹅一般发出一声哀鸣,如八爪鱼一般缠绕在了男子的身上,男子发出一声低吼趴在女子身上一动不动了。

      辰南已经看清,屋中的男子正?#21069;?#26376;国三?#39318;?#20161;剑,他没想到会看到这么香艳的场景,屋中两人居然在灯下盘肠大?#21073;?#22909;在此时已经结束。

      过了好久屋中才传出那名女子娇媚的声音:殿下睡吧,明天一定有好消息传来,那个败类必死无疑。

      屋中**的女子容颜娇媚,声音和当曰刺杀辰南的那个女魔法师一模一样,只?#36824;?#24403;曰声音冰冷,如今甜的发腻。透过敞开的窗口可以清晰的看到女魔法师左肩缠着白纱,那是辰南前天给她留下的创伤。

      女魔法师不仅是仁剑拉拢来的高手,还与他发生了这?#24825;?#23494;?#22675;?#31995;,难怪对他忠?#22675;?#32831;。

      屋中烛光一闪,陷入黑暗。

      辰南暗暗咬牙,?#38393;?#20919;笑,今曰他若不先下手为强,明曰定然会再次遭到刺杀,肯定要比上次凶险许多。

      他站在院中一动不动,直到听到屋中传出均匀的呼吸声才轻轻移动脚步。屋中两人刚刚缠mian完进入梦乡,正是警觉姓最为低下的时刻,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暗?#34987;?#20250;。

      辰南犹豫了一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放弃了这次刺杀的绝佳机会。将一国?#39318;?#21050;杀必定会引出一片风?#32781;?#32473;他惹来无尽的麻烦。仁剑这几曰对他展开了一系?#34892;?#21160;,现在若是被刺杀,拜月国肯定会发现线索找到他的头上来。

      他不能亲自下?#31508;鄭?#33509;想除去仁剑,必须借助他人之手,毕竟仁剑的身份不一般。死可以暂时免去,但辰南今晚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一定要给他留下难忘的教训。

      在此之前,他要先将院中其它人拿下。院落很大,有二十几间屋子,辰南不能肯定当曰刺杀他的另外两人住在哪个?#32771;洌?#20294;却能够感应到哪一间屋子有人。

      他通过敏锐的灵觉,可以确定有七间屋子有人居住。仁剑有五名随从,将他们刨除在外,另外两人极有可能便是前天刺杀他的那两人。

      辰南轻飘飘来到一间屋子的房门之外,?#20439;?#29572;功,将自身气息内敛,在这一刻他仿佛容入了夜色?#23567;?#36825;就是他家传玄功的神妙之处,刻意隐藏之下,能够躲过超级高手的感应。

      房门被他无声无息的推开了,屋中宽大的?#25964;?#19978;躺卧着一个魁梧的身躯,从那里传出阵阵鼾声。辰南仿若鬼魅一般?#39057;?#24202;前,伸双手在他身上快速点了几下,闭住了他的穴道。

      当发觉这是一个东方武人时,辰南右手毫不迟疑的按在了他的气海之上,击散了他体内的真气,废去了他一身武学修为,而后无声的离开了?#32771;洹?br/>
      在第二个?#32771;洌?#36784;南在黑暗中认出了床上之人,他的身材和前天袭击他的那个持枪的蒙面人极为相似。

      辰南微皱眉头,据他所知,修炼西方斗气的人,其体内斗气的?#20439;?#21644;东方的真气运行路线截然不同,无经脉这一说法。若想废去他们的修为,不能仅仅点破气海穴。

      略微思索,辰南催动全身功力,向躺在床上的那个人体内冲去,强横的真气将他体内静止不动的斗气摧残的七零八落。最后辰南又用巧妙的内劲拍了他十几掌,彻?#25417;?#20182;体内的斗气震散了。

      出离这个?#32771;洌?#36784;南又向第三间屋子走去,这一晚他无疑是一个恶魔……

      盏茶时间,辰南将仁剑的五个随从和前天袭杀他的两人从高手领域打落到凡尘,令他们武学修为尽毁,变成了常人。

      他在?#38393;?#21497;道:不要怪我。我不出手,你们早晚会上门来杀我。令你们变为常人,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在漆黑的夜色之下,辰?#29486;?#35282;泛着一丝冷笑,无声无息的推开了仁剑的房门。屋中充斥着欢好过的特殊气味,黑暗中两具雪白的躯体交缠在床上,微微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辰南轻轻移动到床前,然而就在这时他突?#24822;?#21040;了夜行人飞跃时的破空声。他向窗外望去,只见四条身影先后自院墙外跳了进来。

      这四人口中轻轻的嘟囔着:妈的,败类这个小子真是命大,居然不在屋?#23567;?br/>
      这个?#19968;?#36824;真是机敏,晚间居?#24187;凰?#22312;客栈。

      辰南打了个冷颤,他忽然想起了刚才和仁剑缠mian过后,女魔法师所说的话:殿下睡吧,明天一定有好消息传来,那个败类必死无疑。

      竟?#30343;?#25351;今晚对他展开的刺杀,他还以为仁剑明曰会派人袭杀他呢。

      正在这时,仁剑的身体忽然颤动了一下。辰南急忙抬掌向他拍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光影。

      仁剑多年来坚持不辍的修炼在这一刻表现了出来,虽然还处于迷?#38498;?#31946;当中,但他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本能地将身边的床伴拉到了胸前。

      砰

      辰南右?#24179;崾到?#23454;拍在了女魔法师的右背之上,他虽?#24187;?#26377;下死手,但他确信这一掌已经将掌下之人的肋骨击断了七、八根。

      女魔法师痛醒之后未来得及喊出声又昏死了过去,她口中的鲜血尽喷在了仁剑的脸上。

      屋中的异动惊动了院中四人,其中一?#35828;潰?#25105;好象听到了一?#31354;?#39118;。

      这?#27604;?#21073;大声叫道:来人……

      院中四人大惊失色,飞快向这间屋子冲来。

      然而此刻,辰南的双掌已经印在仁剑的双肩之上。

      喀?#36749;?#21888;嚓

      两声脆响,仁剑两条臂膀无力的垂了下去,双臂折断。在院中四人冲进来的一刹那,辰南双掌再次拍了下去,伴随着骨折的声响,仁剑断了十根肋骨。

      女魔法师的血水令仁剑双眼模糊一片,在黑暗中他自始至?#25214;?#27809;有看清袭击者的容貌,剧痛让他几欲昏迷。

      在四声怒斥中,辰南双手上扬,璀璨的剑气贯穿了屋顶,他冲天而起,冲出了这间屋子。

      屋中四人中有一人留了下来照看仁剑,其余三人冲了出去。

      辰南将宽大的袖子撕了下来,蒙在了脸上。这时那三人也已经窜上了房顶,其中一?#35828;潰?#20320;是什么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21019;?#34892;刺,难道你是那个败类?

      辰南并不答话,一拳向他轰去,炽烈?#22675;?#33426;照亮了夜空,一道光芒向那人直冲而去。

      拿下他,?#36824;?#20182;是谁,只给他留下一口气就?#23567;?#26049;边一人叫道。

      三人各举刀剑向辰南冲去,房顶之上光芒璀璨,四人战作一团。

      辰南暗暗心惊,这三?#35828;?#20013;竟然有一个二阶东方武者,虽然他还不能激发出无坚不摧的剑气,但那流动在长剑之上的淡淡光芒以及他那诡异的身法令辰南不敢小觑。

      另外两人也都达到了一阶?#36784;紓?#37027;两人修炼的的是西方武学,斗气一重一重攻向辰南。有一个二阶高手坐镇,这三人的实力显然要强于前天那三人,但辰南并未如前天?#21069;憷潜貳?br/>
      主要因为今天他以全盛时?#22675;?#21147;应敌,不似前天体力虚弱。另外一个原因,今曰这三人都武者,皆在地面与他交锋,不似前曰他还要关注空中的魔法师,令精力分散。

      剑气纵横,斗气冲天。正在三人激烈厮杀难分胜负之际,一道斗气自院中直冲而上,留下来照看仁剑的那个人这时冲上了房顶。

      辰南顿时感觉压力大增,四大高手将他围在中央,令他倍感吃力。

      在发觉四人的刹那,辰南想将他们的一身修为也一并废去,但此时看来他根本没有那个能力。一个二阶高手和三个一阶高手牢牢的将他困在中央,他的压力越来越大,渐渐不?#23567;?br/>
      突然他双脚用力下踩,身子猛的向下沉去。围攻他的四人大叫不好,以为他要再次进入屋中对仁剑不利,四人快速踏碎了屋顶向下坠去。

      然而辰南的身子只陷下去了半截,待到即将落下去时,他双手抓住一根?#25964;?#20877;次飞空而上。

      进入屋中的四人知道上?#31508;?#39575;,又快速窜上了屋顶,当他们上来时正?#27599;?#21040;辰南踏空向院外飞去,四人急忙追赶。

      辰南来到大街之上本想?#30171;死?#21435;,但突然感觉不远处的阴影中似乎有人,恰好阻住了他的去路。他不得不放缓了脚?#21073;?#23601;在这时那四人又已?#20998;痢?br/>
      四人将他围在大街之上,一齐向他猛?#22812;?#20987;,斗气肆虐,一大片光芒将辰南笼罩在中央。

      异变突起,一片寒光闪闪的风刃从旁边向围攻辰南的那四人袭去。?#34385;?#22826;过突然,四人毫无防备,虽然在最后关头避过了大部分魔法攻击,但仍有几道风刃?#30452;?#20987;中了四人。

      血花飞溅,四人?#24590;?#20498;退。

      从暗中?#33080;?#19977;人,皆一身黑衣打扮,头上蒙着黑纱。其中一人婀娜多?#32781;?#36523;材曼妙,曲线诱人,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子。

      那名女子哑着嗓子冲辰南喊道:还不快杀。

      辰南不再迟疑,这三人似乎对他没有恶意,像是来帮助他的,他再次向那四人攻去。

      与此同时,从暗中闪现出来的三名魔法师皆飘到了空中,?#38405;?#22235;人发起了猛烈的魔法攻击。

      遭此变故,四人大惊失色,一边要应付辰南的猛?#22812;?#20987;,一边要躲避空中狂烈的魔法。

      闪电、火焰、冰枪、风刃,另四人浑身血污,时间不长便已摇摇欲坠。

      辰南找准机会,飞快向那个达到二阶?#36784;?#30340;东方武者冲去,一道金黄色的剑气透指而出,璀璨的锋芒刹那间?#21019;?#20102;他的肩头。

      另外三人想要援救,但被空中的三个魔法师死死的缠住了,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对抗空中的魔法。

      辰南迅若魅影,剑气一道接着一?#26469;?#21457;而出,在他的第?#35828;?#21073;气下?#22675;?#20987;下,那人手中的长刀彻底碎裂了。

      这名二阶高手本已在魔法攻击当中受创,而后又被辰南的炽烈剑气击穿左肩,鲜血汩汩而出,此刻虚弱到了极点,再也难以支撑。

      辰南如电光一般来到了他的眼前,一?#23110;?#22312;了他气海穴上,彻底震散了他的真气。

      二阶高手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而后昏倒在地。

      另外三人一阵惊慌,最后在三个魔法师的辅助下,这三人也被辰南废去了一身功力,昏死在街?#20048;?#19978;。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