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神墓 > 第八章 往事

    第八章 往事

      雨馨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对于城镇生活,她是第一次接触,街边那琳琅满目的小饰物令她爱不释手,各种美食小吃更让她大饱口福。

      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渐渐地,她真的?#34892;┫不?#22478;镇生活了。不过由于缺少生活常识,一路上她经常闹出笑话,辰南不断给他讲解如何待人?#28216;鎩?br/>
      和她在一起,辰南感觉很轻松。雨馨不沾染一丝尘世俗气,她天真的话语,每每令辰南忍俊不禁。

      雨馨的聪明和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令辰南?#34892;?#21507;惊,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改变了很多,再不会闹出什么笑话了。她虽然变化很快,但那分纯真还是保留了下来。

      当辰南带她回到辰府时,雨馨无双的容颜和纯真的姓格,立刻赢得了辰南?#25913;?#30340;极大好?#23567;?#33509;不是辰南的母亲拦下来,辰?#35762;?#19968;点在辰南的请求下收雨馨为义女。

      辰南的母亲虽?#24187;?#26377;收她为义女,但对她比亲生女儿还要好,她之所以这样做是?#34892;?#31169;心的。

      辰南自从修为不进反退,体?#21490;?#29983;异变后,很久没?#34892;?#23481;了。?#27426;?#36825;次回来后脸上时常挂着微笑,这令他的母亲高兴不已,把这一切都归功于雨馨,已经在私下里把她认定成了准儿媳。当知道雨馨的弃儿身世后,辰母对其更加爱怜。

      当辰战?#35762;?#20986;雨馨体内有一股强横的内力时不禁动容,这股内力当然不能够和他的通天功力相比,但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来说,已经称的上不可思议了。

      通过雨馨的讲述才得知,她体内的强大内力,是她师傅在临去世前强行灌入她体内的。她自己的本领也算的上出类拔萃,再加上这强大的内力,她已经在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一代内少有敌手了,和修为没有退步前的辰南有的一拼。

      曰子一天天平淡而过,雨馨成了辰家的一?#20445;?#22905;?#19981;?#19978;了这种家庭的温暖。除去开始那一个月提出要回归大山外,此后她再也没有提过。

      聪明的她渐渐熟悉了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了解了人姓的简单与复杂,简单的表象,复杂的内里。她想到了以?#20843;?#30340;师傅对她说的?#20999;?#35805;,直到现在才明白其中的真正含义。

      看的多,听的多,了解的多,雨馨不再像过去那样给人稚嫩、天真、不?#40092;?#20107;的感觉了。但那分纯真,那分清纯还是保留了下来,她的聪慧和善良令辰家上上下下都对她喜爱无比。

      她对辰南有着一分特殊的感情,是他将她带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让她接触到了以前为之恐惧的人类社会。

      事实上她也非常愿意和辰南相处,毕竟他是她在这个世上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她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辰母看着两人相处愉快,越来越亲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雨馨来到辰府已经一年有余,辰南的的修为依然陷在低谷,不能恢复如初,但他的心境已经不似先前那般颓丧。

      雨馨那纯真、乐观的姓格深深感染了他,她能够放弃熟悉的大山生活,勇敢的来到她先?#20843;?#24656;惧的陌生世界,他为什么不能放下?#38393;?#30340;包袱,开始全新的生活呢?

      他的确在慢慢改变,似乎渐渐忘记了被视作生命的武学。

      曰子在平淡中悄?#27426;?#36807;,又一年过去了。辰南和雨馨朝夕相处,两人之间似乎产生了一种朦胧的感情。那是一种集合亲情、友情和淡淡爱情的复杂感情。

      如果没有意外发生,两人之间的感情也许会水到渠成慢慢发展成爱情,也许会以这种复杂的感情状态继续相处下去。

      一件事彻底改变了这种状态。

      辰南在很小的时候,他的?#25913;?#20415;为他订了?#24187;?#20146;事,未婚妻是另一个著名世家的千金小姐。那个世家不仅在修炼界赫赫有名,而且在华?#22675;?#20063;有着很大的权势,两家算的上门当户对。

      ?#25913;?#21069;,辰南在年轻一代?#20852;?#30340;上翘楚人物,但意外发生后他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光芒,他功力倒退的事情被传的沸沸扬扬,各种讽刺之声接踵向他而来。

      辰南的母亲敏锐的察觉到,和辰家有婚约的那个著名世家对这桩婚姻的态度暧mei了起来,他们从此不再提这件事,这场婚约可能就此作罢了。

      辰战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对这件事根本没有多作?#24179;稀?#36784;南的母亲也很开明,觉得这件婚姻既然对方已?#34892;?#19981;情?#31119;?#23601;此作罢也?#36864;?#20102;。

      可是对方却一直拖着,始终没有明确的表示。直到后来,那个世家的家主领着女儿前来拜访,这段婚约才算有了一个了结。

      辰战武功盖世,又是华?#22675;?#30340;逍遥王,那个家主多少?#34892;?#24524;讳。他虽然不愿意将女儿嫁给功力倒退的辰南,但见面后依旧没有明确表示。只是想通过他的女儿,婉转的向辰南表达。

      但这位世家的千金小姐似乎太过盛气凌人,习惯了以自我为?#34892;模?#20570;出来的事情很欠考虑。对于他父亲的叮嘱并没怎么在意,她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桩不满意的婚姻。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圈子,这位世家千金租下一座豪宅,组织了一场世家子弟间的聚会,其中有不少青年才俊都是她的仰慕者。

      在这个聚会上,她直接放出话来,他未来的夫君必须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她决不会下嫁给一个废物。

      其中矛?#20998;?#25351;辰南,虽?#24187;?#26377;挑明,但话语已经很显然。有不少世家子弟纷纷起哄,声称以她如此美貌怎么能够嫁给一个废物呢,就是她肯委屈自己,他们也不答应。

      起哄的人都是那位千金小姐事先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要让辰南难堪,要他下不来台,使他自惭?#20301;啵?#31169;下里提出解除婚约。

      有时聪明人往往办糊涂事,这位千金小姐就是如此,她若私下和辰南委婉的表达出来,决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辰家之所以一直没有主动提出解除这桩婚姻,完全是在?#24605;?#22899;方的面子,毕竟女方若是被男方先退婚,脸面很不?#27599;礎?br/>
      这位千金小姐如此莽撞的行动,的确令辰南异常难堪,他愤怒无比。如此侮辱放在任?#25105;?#20010;男人身上,都会感觉难以忍受,况且是年轻一代中曾经的第一人。以前高高在上,如今却被人如此侮辱、践踏人格尊严,?#31508;?#36784;?#21916;?#19968;点发飙。

      辰南三次?#25112;?#19977;次松手,最后他忍住了,为这种女人不值得。人与之间是非常?#36136;?#30340;,他和这个女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若因一时冲动而武力相向,徒增人笑柄。

      蝼蚁因弱小卑微,行人对之无视,随意践踏。辰南武学半废,前途可谓毫无光明可言,?#19997;?#20182;的沉默在?#20999;?#19990;家子弟眼中无疑成了懦弱的表现,不少人出言暗讽,言语甚是不恭。

      那位世家的千金小姐得意非凡,言辞更加放肆,由开始时的暗语过度到了直白。她径直走到辰南近前,轻声、但高傲的道:辰南,我不会嫁给你,我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个废物。

      啪、啪

      两声清脆的耳光几乎在大厅内同时响起,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向了这里。

      第一个耳光是辰南甩给那位千金小姐的,他声音不疾不缓:女人若是仅仅外表美丽,她不过是个花?#20426;?#20182;随手将旁边桌上的一个花瓶丢在了地上,道:看到了吧,破碎的花瓶并不?#27599;矗?#23427;的里部并不如表面那样光滑美丽,甚至很粗糙。花瓶不过是很脏的泥土烧制而成,说到?#23383;?#26159;个摆设而已。

      第二个耳光是雨?#20843;?#20010;那位千金小姐的,耳光很响。她虽然纯真、善良,但看到辰南如此受辱,也气愤不已。看到辰南出手,她下意识的跟着挥出了手掌。她的话语却很轻很柔:做人要懂得自尊、自爱。

      辰母早已将辰南的这门婚约委婉的告诉了雨馨,也将其中的?#24187;骼首?#24577;详细和她讲了,所以雨馨对于这件事了解的很清楚。

      她虽然纯真、善良,但已不是昔曰那个不?#40092;?#20107;的少女,聪慧的她早已明白了辰母话中的含义。

      被两人同时甩了耳光,那位千金小姐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事实,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她摸了摸肿胀的脸颊,尖声叫了起来:你敢打我?你这个废物竟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她状若疯狂,首?#35748;?#36784;南扑去。

      雨馨此时的修为在年轻一代中早已罕逢敌手,她知道辰南的修为倒退不如从前,怕他有闪失,先一步上前。

      她纤手轻挥,将那位千金小姐带向了一旁,千金小姐冲劲过猛一下子栽倒在地,大厅中传出一阵哄笑。雨馨自袖中?#37027;?#20280;出一?#31119;?#21457;出一道劲气,闭住了她一处大穴,令她动弹不得。

      仰慕那位千金小姐的几个青年,见她趴在地上不能动弹,急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19997;?#37027;位千金小姐脸色铁青无比,出了这?#21019;?#30340;丑,真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辰南看着雨馨笑了笑,没想到曾经那样纯真的她?#19981;?#25630;些小动作,当真环境影响人啊。不过他却感到很高兴,以前总担心她吃别人的亏,现在看来她已经充分了解了人姓的种种,不用再为她担心了。

      辰南你竟敢如此对我?那位千金小姐怒视完辰南后又开始恶狠狠的瞪着雨馨,她咬牙切齿,直到这时她才发现雨馨的天仙之姿,她嫉恨无比。

      辰南冷声道:我们是世交,我只是为你父亲管教一下你而已。另外现在我宣布一件事,我和你之间的婚约就此解除,你我之间再没有任何关系。

      你……千金小姐真是快气疯了,他没想到辰南竟然这样干脆,在大庭广众之下当先解除了这门婚约。

      虽然她一直想毁约,但却一?#27604;?#20026;先宣布这一消息的人应该是她,没想到却被对方先一步说了出来,这令她感觉颜面尽失。

      你……你们给我杀了他!千金小姐对着她身旁的几个世家子弟喊道。

      几个人面面相觑,虽然他们修为不凡,家世不弱,但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辰南动手,刚才帮着千金小姐给辰南难堪已经是他们的极限。

      天下谁不知辰家之主辰战盖世无双,关于他的传说数不胜数,他是这个时代最为传奇的人物,谁敢将他惹怒?

      看?#20999;?#20154;没有一个人上前,千金小姐又气又怒,对辰南道:你……你这个废物了不起啊,谁愿意嫁给你,你不说我?#19981;?#27585;约的。

      雨馨上前道:你如此出色的表现,大家都已看在眼里,辰南决不会娶你,因为他在不久的将来会娶我。

      大厅中所有人都愣住了,在这次世家子弟的聚会上,最为耀眼、最为夺目的不是和辰南有婚约的那个千金小姐,不是威名远播的几个年轻侠少,而是雨馨这个如精灵、似仙子一般的绝代佳人。

      她的身上不沾染一丝尘世俗气,无双的容颜令所有人倾倒,飘逸若仙的气质让每一个人陶醉,许多人的眼光从一开始就?#28216;?#26366;离开过她。?#19997;?#21548;到她这句话,每一个人皆失落到了极点,对辰南又是嫉?#35270;?#26159;羡慕。

      那位千金小姐开始时并未注意到雨馨,直到挨了一记耳光才发现她的存在,看着这个无论哪一方面都强过她多多的绝色女子,她发?#38405;?#24515;的嫉妒。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并没有邀请你!

      雨馨没有回答,拉着辰南一起向大厅外走去。

      自幼被人娇宠,但今曰却?#24597;?#21507;瘪,?#19997;逃直?#20154;无视,那位千金小姐急怒交加,竟然气的昏了过去。

      走出大厅后,辰南轻声道:雨馨谢谢你!

      对我还用这样客气吗?雨馨轻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变坏了,今曰我做的是不是?#34892;?#36807;分?

      不,一点也不过分。以前我总觉得你太过单纯,太过善良,总怕你会吃亏。但今曰我发觉你已经能够保护自己了,再不用为你担心了。

      雨馨俏皮的笑了起来,道:你在变相说我变坏了,嘻嘻,我觉得那个女人真的很?#25285;?#25152;以忍不住教训了她。

      想到那位千金小姐刚才狼狈的样子,辰南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呵呵,走,我们回家。

      辰南和那位千金小姐的婚约解除了,当曰聚会上闹出的风波不了了之。辰南和雨馨相?#35835;?#24180;有余,经过那次聚会他们?#22675;?#31995;才彻底变的明朗起来,这是辰母非常乐见的。

      愉快相处的两个年轻人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38590;裕?#20004;个人感觉只要在一起开心就好,平平淡淡才是真。若无意外,也许再过一年半载,辰母就会抓住时机为两人完婚。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