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筆趣閣 > 奸臣夫人重生后 > 201.有話直說

    201.有話直說

      求看在作者天天熬夜以命寫文的份上支持正版,感謝諒解!

      明錦城又等了片刻, 耳聽齊氏洪亮連貫的數落聲音依舊中氣十足, 心下也有些暗笑——營里那些罵陣的兵士若有這樣的聲音也不錯。

      再沉了沉,忽然冒出個別的念頭:“荀二, 還是你覺得這家子里有什么內情?不是說齊家的這位庶出姑母是再嫁給一個六品還是七品的小官?當中是有什么要緊的關節?”

      “恩。”又是一聲敷衍的應聲。

      “行了,難不成是看上人家了?”明錦城順口調侃之余,心下其實是不信的。就荀澈那個眼高于頂的模樣,素來便是公主帝姬也不大放在眼里, 今日這個俞家的姑娘就是轉彎時候撞了一下, 話都沒說上三句,還能當真動什么念頭不成。

      然而,這一次荀澈卻沒再應聲。

      與此同時,影壁另一廂的熱鬧眼看就要升級了。

      吵吵鬧鬧又罵又說的這半天,齊氏縱然仍然有中氣卻也不免口干舌燥了,而俞菱心始終穩穩靜著不言不語, 絲毫沒有流露出如何恐懼驚慌的樣子,自然更沒有半分要讓步的打算。

      而這個時候的天色終于漸漸轉暗,又有那么兩三家的客人預備告辭離開昌德伯府,回去俞家調車的趙良似乎也應該快要到了。齊氏能說的言語已經盡皆說了, 仍舊全然沒有效果, 最終咬牙喝道:“我就不信, 今日連個不孝女也治不得!魯嬤嬤, 帶菱姐兒上車!”

      齊氏身邊一共是一個嬤嬤, 兩個丫鬟, 論人數也不算比俞菱心這邊強上太多,但勝在這個氣勢洶洶的架勢,看體格似乎也要粗壯些。

      “這也算——不讓須眉了?”影壁后的明錦城雖是見慣沙場征戰,面對眼前的場景也有些愕然。晉國公府明家自然后宅也有各種斗爭沖突,但那樣的家宅斗爭大家都是面子上和和氣氣,話里話外飛刀子,引經據典含沙射影的精致無比,哪里會這樣談不攏就又吵又罵,再上手強拉的陣仗?

      荀澈還是沒有說話,因著面向影壁,明錦城也瞧不見他究竟神情如何,唯一能看見的就是荀澈沉默之間腳步微轉,碾碎了一叢芳草也全然不覺。

      這時忽聽“啪啪啪!”連珠一般幾聲清脆至極的巴掌聲在院子里響起,隨即便靜了一瞬,再下一刻重又爆發出混亂的叫罵與撕扯聲音。

      到了這個地步,莫說幾步之外的影壁之后,將要到二門上那些還沒登車的客人,還有那些在周圍支應伺候的齊家仆婦丫鬟,幾乎都紛紛趕了過來——這到底是怎么了?不是三姑奶奶與俞家姑娘說話么?怎么就鬧成這樣了?

      趁著多人過來湊熱鬧的這一陣子混亂,明錦城索性也直接拉了荀澈:“出去看一眼罷。”

      這次荀澈終于從善如流了,甚至步子比明錦城還快些,三兩步繞到跟前,便見小花園里果然是上了手,只不過吃虧的居然還是齊氏身邊的丫鬟婆子,人人臉上都有巴掌印。

      自然的,霜葉和甘露也被拉扯了幾下,俞菱心倒是還好些,站在兩個丫鬟身后,明麗清艷的臉龐上竟有幾分剛烈的決絕,大約是抱著要與齊氏當眾撕破臉的決心了。

      “咳,寇太太。”荀澈徑直又上前了兩步,雖然沒有什么動作,但忽然從影壁后頭出來這樣身份的年輕男子,丫鬟婆子,甚至連齊氏的情緒都忽然頓了一下。

      有這樣一個緩頰之機,霜葉和甘露立刻脫身后退,還是一左一右想要護著俞菱心的架勢。

      眾人之中,大約唯一對忽然見到荀澈不算真正的意外就只有俞菱心了。

      剛才掃見他長衫一角的時候,她心里很是亂了一刻。

      上輩子她嫁到文安侯府的時候,荀澈已經是中毒臥病到了回天乏術的時候。太醫院傾盡所有,也不過又多了三年壽數。

      那樣短短的三年夫妻緣分,俞菱心也不知道自己與荀澈那樣有名無實的姻緣里算是有情還是無情。

      可是此刻再見到他走出來,她忽然又莫名的心安了,都沒覺得被荀澈瞧見自己與齊氏這樣一場狼狽爭端是什么難堪的事情。

      甚至是順理成章地,隨著眾人的目光一同望向他——這樣子年少康健,玉樹臨風的荀澈,她上輩子都沒見過的。

      俞菱心的心緒起伏之間,齊氏那邊已經是尷尬非常了。雖說和離之事也不能改變她與俞菱心的母女關系,但從禮法而論,她這位寇太太在齊家大罵俞家姑娘,多少還是有些不太妥當的。

      若是沒人看見也就罷了,旁人大多也不愿意管這樣微妙的閑事,但猛然遇見一位轉折親家的晚輩,身份又尊貴,不好胡亂呵斥,齊氏就有些難以應對。

      荀澈倒是恍然不覺,俊秀面孔上只是一派閑逸微笑,好似剛才看見不是一場難堪至極的撕扯,而是一場尋常的茶會花會一般:”寇太太可是有什么為難之處?“

      齊氏更是噎住,不由掃了一眼此刻不言不語的俞菱心,心里簡直是好似吞了塊石頭一樣全然梗住——今日到底了是怎么了?素來那樣柔順、稍微發作幾句就服軟的女兒忽然硬氣得好像陌生人,過路的親家子侄見著這樣情形居然也不是遠遠避開,還……還當面問到臉上來?

      這現在的小一輩,都是要造反了嗎?

      只是齊氏脾氣雖然急風驟雨一樣來的快,轉腦筋想法子卻沒有同樣速度的急智。

      尷尬的幾息之后,還是齊氏身邊的魯嬤嬤陪笑上前:”叫世子爺笑話了。原不是什么為難的事情,大姑娘這頭馬車壞了,我家太太好心要送姑娘回家去。母女兩個說話急了些,都是家里的話,那個,還是不耽誤世子爺功夫……“

      ”霜葉。“俞菱心立時斥道,“聽著那婆子說話!”

      霜葉也是驚魂稍定,很快就回神過來,同樣帶了氣,清脆的聲音便如爆豆子一般:“這位寇家媽媽真是會說笑話,我們姑娘的車馬雖有些不便,但也打發人回府調車了。寇家太太這個順路的車馬雖是好意,我們姑娘也是不敢領了。您這里拉扯的力氣倒真是豪邁,知道的是強拉著我們俞家大姑娘上您寇家的順路馬車,不知道的,還以為是綁票呢!”

      齊氏登時臉上一白,隨即又漲紅起來:“你這賤婢!”

      “寇太太,”眼看齊氏似乎竟有親自上前動手的意思,荀澈再次上前半步,聲音仍舊不疾不徐,”您不查查自己的車馬么?“

      這話音還沒落地,一個青衣小廝便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向著魯嬤嬤稟道:”嬤嬤,咱們的馬車……軸斷了!“

      俞伯晟十分詫異:“這樣的事情你如何會知道?”

      俞菱心對此已經有了腹稿,隨口道:“上次去昌德伯府給舅母拜壽,偶然間聽那邊的長輩們閑談時大約聽了幾句。爹爹既然是工部長史,想來這些營造之事會與您相關了。“

      俞伯晟頷首道:“確實有這么個事情,但也不是當務之急。如今正亂著的,其實是今年年中的考評之事。”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跟女兒解釋道,”考評的意思就是朝廷上考校官員的政績官聲,然后再決定升遷降職,或是外放的事情。“

      “爹爹的考績不佳?”俞菱心自然知道什么是考評,只是父親此時語氣中好像有些欲言又止的為難,倒讓她有些擔心了。

      “沒有,為父還好。”俞伯晟頓了頓,還是說了,“是寇大人在戶部的卷宗被抽查出來,怕是有些不好。”

      俞菱心瞬間就心念飛轉,寇顯是齊氏如今的夫君,出身江州大族,也是兩榜進士,脾氣雖然也不太好,但論能力還是說的過去,只是在京里沒什么門路,為官十來年都在六品上下打轉,這次外放其實是個好機會,歷練一番再回京,就能往上好好遷一步。

      然而聽父親的這個意思,竟然是不好了,難怪早應該下來的外放消息一直沒有。

      可是怎么會突然有這樣一個變故,難道——又是荀澈出手?

      “總之,今年的六部考評如今都在重翻徹查,寇大人若不是在京降等,就是要外放到泉州了。”俞伯晟哪里知道俞菱心這一刻轉過八百個念頭,仍然繼續道,“若是真的去了千里之外的泉州,至少也要兩三任,將來能不能回京,就難說了。”

      俞伯晟說完這句話,也有些留意俞菱心的神色。

      齊氏再有什么好與不好的心思,總還是俞菱心的生母。且除了近日這幾次鬧的比較嚴重之外,前幾年里頭,俞菱心還是很有些掛念母親的。

      倘若這次齊氏真的隨著寇顯舉家去了泉州,往好處說,或許過了十來年還能再見,但若再退一步說,那也許就是再也見不到了。

      然而俞菱心清秀明麗的小臉上卻并沒有浮現出俞伯晟以為的擔憂牽掛之色,反而神情有幾分怪異,好像有幾分意外,但又有幾分“果然如此”一般的了然。

      “菱兒,”俞伯晟斟酌著道,“你也不要太擔心你娘,這件事倒也不算完全定下來。或者昌德伯府那邊幫幫忙疏通一番,還有轉圜的余地。”

      俞菱心對上父親謹慎的眼光,想了想才反應過來父親是在擔心自己會傷心母親離京。然而實際上她現在其實完全不是在想寇家的前途,而是這次的六部考評重審,到底是什么意思。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