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奸臣夫人重生后 > 201.有话直说

    201.有话直说

      求看在作者天天熬夜以命写文的份上支持正版,?#34892;?#35845;解!

      明锦城又等了片刻, 耳听齐氏洪亮连贯的数落声音依旧中气十足, 心下也有些暗笑——营里那些骂阵的兵士若有这样的声音也不错。

      再沉了沉,忽?#24187;?#20986;个别的念头:“荀二, 还是你觉得这家子里有什么内情?不是说齐家的这位庶出姑母是再嫁给一个六品还是七品的小官?当中是有什么要紧的关节?#20426;?br/>
      “恩。”又是一声敷衍的应声。

      “行了,难不成是看上人家了?#20426;?#26126;锦城顺口调侃之余,心下其实是不信的。就荀澈那个眼高于顶的模样,素来便是公主帝姬也不大放在眼里, 今日这个俞家的姑娘就是转弯时候撞了一下, 话都没说上三句,还能当真动什么念头不成。

      然而,这一次荀澈却没再应声。

      与此同时,影壁另一厢的热闹眼看就要升级了。

      吵吵闹闹又骂又说的这半天,齐氏纵然仍然有中气却也?#24187;?#21475;干舌燥了,而俞菱心始终稳稳静着不言不语, 丝毫没有流露出如何恐惧惊慌的样子,自然更没有半分要让步的打算。

      而这个时候的天色终于渐渐转暗,又有那么两三家的客人预备告辞离开昌德伯府,回去俞家调车的赵良似乎也应该快要到了。齐氏能说的言语已经尽皆说了, 仍旧全?#24187;?#26377;效果, 最终咬牙喝道:“我就不信, 今日连个不孝女也治不得!鲁嬷嬷, 带菱姐儿上车!”

      齐氏身边一共是一个嬷嬷, 两个丫鬟, 论人数也不算比俞菱心这边强上太多,但胜在这个气势汹汹的架势,看体格似乎也要粗壮些。

      “这也算——不让须眉了?#20426;?#24433;壁后的明锦城虽是见惯?#21557;?#24449;战,面对眼前的场景也有些?#31561;弧?#26187;国公府明家自然后宅也有各种斗争冲突,但那样的家宅斗争大家都是面子上和和气气,话里话外飞刀子,引经据典含?#25104;?#24433;的精致无比,哪里会这样谈不拢就又吵又骂,再上手强拉的阵仗?

      荀澈还是没有说话,因着面向影壁,明锦城也瞧不见他究竟神情如何,唯一能看见的就是荀澈沉默之间脚步微转,碾碎了一丛芳草也全然不觉。

      这时忽听“啪啪啪!”连珠?#35805;慵干?#28165;脆?#33391;?#30340;巴掌声在院子里响起,随即便静了一瞬,再下一刻重?#30452;?#21457;出混乱的叫骂与撕扯声音。

      到了这个地步,莫说几步之外的影壁之后,将要到二门上那些还没登车的客人,还有那些在周围支应伺候的齐家仆妇丫鬟,几乎都纷纷赶了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了?不是三姑奶奶与俞?#22812;?#23064;说话么?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趁着多人过?#21019;?#28909;闹的这一阵子混乱,明锦城索性也直接拉了荀澈:“出去看一眼罢。”

      这次荀澈终于从善如流了,甚至步子比明锦城还快些,三两步?#39057;?#36319;前,便见小花园里果然是上了手,只不过吃亏的居然还是齐氏身边的丫鬟婆子,人人脸上都有巴掌印。

      自然的,霜叶和甘露也被拉扯了几下,俞菱心倒是还好些,站在两个丫鬟身后,明丽清艳的脸庞上竟有几分刚烈的决绝,大约是抱着要与齐氏当众撕破脸的决心了。

      “咳,寇太太。”荀澈径直又上前了两步,虽?#24187;?#26377;什么动作,但忽然从影壁后头出来这样身份的年轻男子,丫鬟婆子,甚?#20142;?#40784;氏的情绪都忽然顿了一下。

      有这样一个缓颊之机,霜叶和甘?#35835;?#21051;脱身后退,还是一左一右想要护着俞菱心的架势。

      众人之中,大约唯一对忽然见到荀澈不算真正的意外就只有俞菱心了。

      刚才扫见他长衫一角的时候,她心里很是乱了一刻。

      上辈子她嫁到文安侯府的时候,荀澈已经是中毒卧病到了回天乏术的时候。太?#30342;?#20542;尽所有,也不过又多了三年寿数。

      那样短短的三年夫妻缘分,俞菱心也不知道自己与荀澈那样有名无实的姻缘里算是有情还是无情。

      可是此刻再见到他走出来,她忽然又莫名的心安了,都没觉得被荀澈瞧见自己与齐氏这样一场狼狈争端是什么难堪的事情。

      甚至是顺理成章地,随着众?#35828;哪?#20809;一同望向他——这样子年少?#21040;。?#29577;树临风的荀澈,她上辈子都没见过的。

      俞菱心的心绪起伏之间,齐氏那边已经是尴尬非常了。虽说和离之事也不能改变她与俞菱心的母女关系,但从礼法而论,她这位寇太太在齐家大骂俞?#22812;?#23064;,多少还是有些不太妥当的。

      若是没人看见也就罢了,旁人大多也不愿意管这样微妙的闲?#25314;?#20294;猛然遇见一位转折亲家的晚辈,身份又尊贵,不好胡乱呵斥,齐氏就有些难以应对。

      荀澈倒是恍然不觉,俊秀面孔上只是一?#19978;?#36920;微笑,好似刚才看见不是一场难堪?#33391;?#30340;撕扯,而是一场寻常的茶会花会?#35805;悖骸?#23495;太太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20426;?br/>
      齐氏更是噎住,不由扫了一眼此刻不言不语的俞菱心,心里简直是好似吞了块石头一样全然梗住——今日到底了是怎么了?素来那样柔顺、稍微发作几句?#22836;?#36719;的女儿忽然硬气得好像陌生人,过路的亲家?#21448;都?#30528;这样情形居然也不是?#23545;?#36991;开,还……还当面?#23454;?#33080;上来?

      这现在的小一辈,都是要造反了吗?

      只是齐氏脾气虽然?#29384;?#39588;雨一样来的快,转脑筋想法子却没有同样速度的急智。

      尴尬的几息之后,还是齐氏身边的鲁嬷嬷陪笑上前:”叫世子爷笑话了。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大姑娘这头马车坏了,我家太太好心要送姑娘回家去。母女两个说话急了些,都是?#20381;?#30340;话,那个,还是不耽误世子爷功夫……“

      ”霜叶。“俞菱心立时斥道,“听着那婆子说话!”

      霜叶也是惊魂稍定,很快就回神过来,同样带了气,清脆的声音便如爆豆子?#35805;悖骸?#36825;位寇家妈妈真是会说笑话,我们姑娘的?#24503;?#34429;有些不便,但也打发人回府调车了。寇家太太这个顺路的?#24503;?#34429;是好意,我们姑娘也是不敢领了。您这里拉扯的力气倒真是豪迈,知道的是强拉着我们俞家大姑娘上您寇家的顺路马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绑票呢!”

      齐氏登时脸上?#35805;祝?#38543;即又涨红起来:“你这贱婢!”

      “寇太太,”眼看齐氏似乎竟有亲自上前动手的意思,荀澈再次上前半步,声音仍旧不疾不徐,”您不查查自己的?#24503;?#20040;?#20426;?br/>
      这话音还没落地,一个青衣小厮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向着鲁嬷嬷禀道:”嬷嬷,咱们的马车……轴断了!“

      俞伯晟十分诧异:“这样的事情你如?#20301;?#30693;道?#20426;?br/>
      俞菱心对此已经有了腹稿,随口道:“上次去昌德伯府给舅母拜寿,偶然间听那边的长辈们闲谈时大约听了几句。爹爹既然是工部长史,想来这些营造之事会与您相关了。“

      俞伯晟颔首道:“确实有这么个事情,但也不是当务之急。如今正乱着的,其实是今年年中的考评之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女儿解释道,”考评的意思就是朝廷上考校官员的政绩官声,然后再决定升迁降职,或是外放的事情。“

      ?#26263;?#29241;的考绩不佳?#20426;?#20446;菱心自然知道什么是考评,只是父亲此时语气中好像有些欲言又止的为难,倒让她有些担心了。

      “没有,为父还好。”俞伯晟顿了顿,还是说了,“是寇大人在户部的卷宗被抽查出来,怕是有些不好。”

      俞菱心瞬间就心念飞转,寇显是齐氏如今的夫君,出身江州大族,也是两榜进士,脾气虽然也不太好,但论能力还是说的过去,只是在京里没什么门路,为官十来年都在六品上下打转,这次外放其实是个?#27809;?#20250;,历练一番再回京,就能往上好好迁一步。

      然而听父亲的这个意思,竟然是不好了,难怪早应该下来的外放消息一直没有。

      可是怎么会突然有这样一个变故,难道——又是荀澈出手?

      ?#30333;?#20043;,今年的六部考评如今都在重翻?#20849;椋?#23495;大人若不是在京降等,就是要外放到泉州了。”俞伯晟哪里知道俞菱心这一刻转过八百个念头,仍然继续道,“若是真的去了千里之外的泉州,至少也要两三任,将来能不能回京,就难说了。”

      俞伯晟说完这句话,也有些留意俞菱心的神色。

      齐氏再有什么好与不好的心思,总还是俞菱心的生母。?#39029;?#20102;近日这几?#25991;?#30340;比较严重之外,前几年里头,俞菱心还是很有些挂念母亲的。

      倘若这次齐氏真的随着寇显举家去了泉州,往?#20040;?#35828;,或许过了十来年还能再见,但若再退一步说,那也许就是再也见不到了。

      然而俞菱心清秀明丽的小脸上却并没有浮现出俞伯晟以为的担忧牵挂之色,反而神情有几分怪异,好像有几分意外,但又有几分“果然如此”?#35805;?#30340;了然。

      “菱儿,”俞伯晟斟酌着道,“你也不要太担心你娘,这件事倒也不算完全定下来。或者昌德伯府那边帮帮忙疏通一番,还有转圜的余地。”

      俞菱心对上父亲谨慎的眼光,想了想才反应过来父亲是在担心自己会伤心母亲离京。然而实际上她现在其实完全不是在想寇家的前途,而是这次的六部考评重审,到底是什么意思。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