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第102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第102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枫叶雪几乎没怎么喝,他一直看着白子佳哭泣,欢笑,看着她崩溃,又于梦中惊醒。

      枫叶雪守着她多年,将白子佳与水暮颜的心事看得透彻,可他却帮不上任何忙。他以为坐上了风城皇的位置,便可以保白子佳无虞。到头来却还是要水暮颜出手,才得了完整的风城。

      如今水暮颜将西域划给白子佳,瞎子都看得出来,水暮颜是将西边二分之一的土地归给他们。一旦白兰出来,西域和风城便都是臣子,风月林没有依靠,又能存活多久?

      枫叶雪伸手抚摸白子佳的头,眼中的泪滑落,于晨光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远处,一袭红衣终于舍得挪动?#25386;劍?#24448;这里来。

      ?#25104;成場?br/>
      枫叶雪回头,正对上水暮?#31456;?#24576;愧疚的眼神。

      水暮颜很自然的坐在对面去,倒上酒喝起来,枫叶雪带?#25490;?#27668;质问:“你怎么这么狠的心?对师父下这样的重手。”

      水暮颜怔了怔,勾起一抹冷笑:“我封存了自己的记忆,现在不也知道她?#19981;?#25105;了?可你看看我,心里眼里依旧都是洛神帝。那么,我封存记忆与否,又有多大关?#30340;兀俊?br/>
      “她的真心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一提?十四年了,水暮颜,你当真看不出来她为了你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枫叶雪字字珠玑,恨不得将水暮颜的心戳穿!

      水暮颜抿了一口酒,对他一笑:“这是命,天意不可违,人力不可改。”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废物了!你水暮颜?#19981;?#20449;天命?真是笑话!”枫叶雪声音吼得很大,一旁的白子佳嘤咛一声:“好吵!”

      枫叶雪慌忙看过去,眼里满是温柔,水暮颜?#30343;?#21767;角勾起一抹笑。

      水暮颜又倒上一杯酒,轻声?#28291;骸?#30693;道我当初为什么没?#24515;?#36208;她的记忆么?”

      旧事重提,本没有什么,可枫叶雪隐隐觉得,水暮颜是来故技重施的。

      “你什么意思?”枫叶雪开始紧张,并口不择言:“你别太混蛋了!你没有权利夺走她的记忆!”

      水暮颜冷笑,目光灼灼看着枫叶雪:?#30333;?#26159;用这招,我都倦了。”

      枫叶雪听得心凉:“你又想怎样?”

      水暮颜为他倒上一杯酒,笑?#28291;骸?#26469;,陪你喝一杯,或许,以后我们就是陌路了,再也没机会一起喝酒了。”

      枫叶雪听懂了她的意思,如今水暮颜称帝,枫叶雪和白子佳自然不配与她同饮。

      “帝位坐得安稳否?”枫叶雪还是忍不住讽刺她。

      “若西域妖王与风城皇竭力尽忠,我这帝位自然坐?#26790;?#24403;。”水暮颜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枫叶雪悲从心来,他还是忍不住抖着声音:“我以为,你是为了保护她,原来,你是为了你自己。”

      水暮颜又是一笑,而后点头:“我当初没有夺走她的记忆,就是断定她此生必?#27426;?#25105;念念不忘,谁也说不准日后谁会对谁有用。你说是吧?就像我也没想到,今日坐上帝位,我想要吞噬整个魔界,还能?#38405;?#20204;的名义来封地。”

      “呵……你说的是真心话么?”枫叶雪还是难以置信。

      水暮颜反问:“难道你不信么?”

      枫叶雪苦笑着沉默。

      水暮颜步入正题:“七日后,浮屠山将有大事发生,不论听到什么消息,你们千万不要去。”

      “大事?什?#21019;?#20107;?”枫叶雪敏锐的察觉到水暮颜在给他下?#20303;?br/>
      水暮颜?#21019;?#19968;笑,眼神冰冷:“朕登基不久,逆臣乱党还想着救白兰出来,我已经打算昭告天下,将白兰转移囚禁至浮屠山。到那?#20445;?#24517;然引来无数乱党,而我只需要坐收渔利即可。”

      “乱党?白兰的旧部便都是乱党?那我呢?”枫叶雪咄咄逼人。

      水暮颜似乎早有准备,一脸从容回答:“不止是你,还有白子佳。她这个西域妖王受封?#20445;?#29992;的是白兰的私印,并非我水暮颜的私印。所以,她也是乱党。”

      水暮颜抿了一口酒,沉默片刻,抬眼凝视枫叶雪:“所以,我的尸蛊大军不日将抵达千秋谷,与千秋谷的兵力一道镇守曲龙山。倘若你们真想要过来营救白兰,就先想办法踏?#35282;?#31179;谷和尸蛊大军吧!”

      水暮颜眼神阴狠,说话有理有据,枫叶雪找不到任何理由辩驳。事到如今,由不得他不信。

      枫叶雪低头看着白子佳,心疼的说?#28291;骸?#20504;若她肯早些承认她爱你,洛神帝没有来逼她与你对抗,是不是我们不会有今天?颜子,你是不是恨极了我们逼宫?”

      水暮颜?#28216;?#24819;过逼宫那日,是洛神帝逼迫白子佳的。她以为……是白子佳自愿的。

      “呵……”水暮颜悲凉一笑。

      枫叶雪见她眸中带着犹豫,便进一步说?#28291;骸?#20320;把子佳送回来时她冻成冰块,那她是在西域出事的,你怎么不为她讨回公?#28291;?#27931;神帝连让她伤好起来的机会都不给,直接逼她带兵去无忧宫逼宫,你以为子佳愿意与你为敌?你是不是心里眼里都只看得到洛神帝?#38405;?#30340;执着与霸?#28291;?#23376;佳?#38405;?#30340;执念你都视而不见?”

      水暮颜听着这些话还是忍不住落泪了,她想不起来那天白子佳来告白究竟说了什么,可事后看白子佳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来逼宫时那般气势汹汹。想来,告白那日也?#30343;?#35828;一些思念之言吧。

      “我都封存了记忆,想来,一定不重要。可那些封印的,一定?#26376;?#31070;帝不利。否则,我怎么会那么迫不及待删掉呢?”水暮颜真是找借口的行家,她总能找到合适的理由支撑她的观点,哪怕那是很明显的自欺欺人。

      “你撒谎!你撒谎!”枫叶雪情绪失控,水暮颜睁着眼睛说瞎话!

      “小点声!别吵醒她!”水暮颜也是一脸暴怒,她想象中的诀别,不是这样的。

      他们之间的告别,应?#31508;?#30333;子佳?#19981;?#30340;温柔,是枫叶雪?#19981;?#30340;宁静,把该说的话说完,便该静?#37027;?#30340;走。

      枫叶雪看了一眼白子佳,而后大声的喊:?#30333;?#20339;!子佳!颜子来了!你快醒醒!快看!她来找你了!她来了!”

      可白子佳却毫无?#20174;Γ?#30561;得太沉,被枫叶雪吵得直皱眉头。

      “啪!”

      枫叶雪?#25104;?#36814;来一巴掌狠的。

      “我说了,别吵醒她!你发什么疯!”水暮颜眼里的泪不断滑落,她却极力压低了嗓子,一字一句警告枫叶雪。

      枫叶雪安静了,泪流满面,哭得像个孩子:“你根本不会懂,我们有多在意你。你不会知?#28291;?#23376;佳等你等得有多绝望。你也感受不到,我们的心有多痛!”

      “这就是命!活该我们如此!我是枭魔,你们不过是凡夫!我们之间,本就没有结果!痴心妄想本就是你们的错!像你们这样的人,才适合在一起。而我这样的人,你们只能仰望!”

      水暮颜一边落泪,一边压抑着声音斥责枫叶雪,她看到枫叶雪伤心欲绝,哭得像个孩子,呜?#25163;?#22768;从嗓子里传来。

      “颜子……颜子……子佳……子佳……呜呜……”枫叶雪不管不顾,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

      水暮颜拿他没办法,又害怕吵醒白子佳,她始终不忍心白子佳看到她这?#23849;潛废啵?#22905;只想着逃离。

      可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白子佳了,去了万怨林,她根本没有把握活着回来,或许,此生,她要被困在万怨林,直到生命的尽头。

      “别说我来过,就当我没来过。从此以后,你我不过是君臣。”水暮颜丢下这句话,而后看了一眼枫叶雪,转身欲走。

      “你!你放开!”水暮颜的衣角被枫叶雪死死拽住。

      枫叶雪?#36824;?#30528;哭,死死拽住那衣角不肯放,水暮颜?#20976;?#38388;哭出声来。

      枫叶雪见她哭了,整个人哭得更凶,嘴里不断喊着:“不要走……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们……”

      “我们不是一路人,如何走得长远!”水暮颜对着他嘶吼,可实际上,她?#30343;?#24819;将心里的不舍和难过吼出来。

      “你要做什么我们都跟着你,你要天下我们也跟着你,你要称帝我们愿为你金戈铁马!你不要走!我们舍不得你!”枫叶雪痛哭流涕,狼狈不堪。

      水暮颜看得心疼,泪流不止,可她不得不走。

      “不必了!白兰的狗我养不熟!”水暮颜用力?#27627;?#37027;衣角,枫叶雪身子失衡往后倒去,不小心碰倒了酒坛子,酒洒了一桌子,将白子佳趴在桌上的脸庞浸湿,远远看过去,像是她流下的泪。

      水暮颜绝望的看着倒在地上一脸无助的枫叶雪,而后盯着醉倒在酒桌上的白子佳,心痛难抑。

      水暮颜退后,不断退后,再退后,直到她再也不想退。

      她流着泪盯着醉倒的白子佳,忽然声嘶力竭:“白子佳——白子佳——白子佳——白子佳——白子佳!”

      可那醉倒的人没有?#20174;Γ皇?#27873;在酒里的手指动了动。

      枫叶雪还来不及再说话,水暮颜便化为一道光,离开了城荒殿。

      “颜子……颜子……?#31508;?#33853;和绝望填满了枫叶雪的心,枫叶雪却只能坐在地上痛哭。

      他望向醉倒在桌上的白子佳,忍不住一遍遍喊?#28291;骸白?#20339;,颜子来看你了……她来了……”

      可白子佳听不到。

      风掠过他们的?#33251;眨?#21038;得她们生疼。凛冬的风,冷得透骨。

      月光爬上桌上的酒,泛着白光,那微微眨动的睫毛上带着晶莹的泪珠,?#20976;?#30520;子失神,空洞,泪?#37027;?#27969;淌,与酒水融在一起。

      白子佳眼里没有怨恨,没有嘲讽,她?#30343;?#19979;绝望,失落。水暮颜的话刻在她心头,她不敢反驳。她仍旧感受到水暮颜对她至深的眷念,可她依旧不?#19968;?#24212;。

      听着水暮颜站在远处撕心裂肺的呼喊,白子佳多想回应一声,可她不敢,甚至不?#21494;?#30333;子佳怕自己一动,就露了破?#28291;凰?#26286;颜看到白子佳还爱着她的证据。

      “水暮颜,你我此生,注定如此?如果是,这一次,我认。”白子佳心头这样想。

      那个称帝之人,日后会怎样呵护她的洛神帝,会怎么遗忘她这个下堂夫。

      白子佳泪满眶,绝望的?#30452;?#19978;眼,假装酒醉。而枫叶雪也永远喊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