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 > 163.短4
      孙权和曹丕被找到的时候, 可以说是凄惨无比。脸上腿上都是被蚊子咬出来的大包, 头上顶着几根稻草,衣服上的牛粪味挥之不去。

      娇惯的曹三公子看见张飞那张糙汉脸都感动得涕泗横流, 仿佛见到了失散已久的亲人。“张将军, 呜, 是不是母亲让你来找我的,呜, 我们快回去吧。”他倒是个有眼色的,知道无论是近卫还是谍部都不吃他的撒娇, 专门盯着外人的张飞。

      然后, 他就被张飞拎起来扔到了马背上。

      曹小丕知道自己犯了错, 大概要因为浪费公共资源罪被丁夫人动家法了。他咬咬牙, 男子汉流血不流泪, 大不了回头多吃几块肉。他有亲娘亲爹,?#34892;?#24351;姐妹, 难道还能打死他不成。

      大凡聪明的熊孩子都有恃无恐。

      但等到挨了打,养了伤,曹丕却发现事情?#25381;?#20182;想的那么简单。因为,小伙伴孙权不见了。

      “母亲, 母亲, 孙权到哪里去了?”曹丕跪在廊下, 中气十足地喊,半点看不出他早上还在床上“哎呦哎呦”哭疼。

      这么个宝贝疙瘩,让丁夫人脸黑得不?#23567;?#22905;命婢女拉开绢门, 缓步而出,红黑色混编绫绮衬得她气度高贵,即便头上?#25381;?#19977;根发簪也不能让人感觉寒酸,?#25381;?#21220;俭克己的正室风?#19969;?br/>
      “孙权,”丁夫人叹气,“?#20260;?#24863;染了虏疮,?#33151;?#20320;二叔那里隔离了。”

      曹丕懵了。

      他虽然年幼,但大名鼎鼎的虏疮还是知道的。这可是夺走了汉帝生命的疫病啊,即便勉?#24656;?#22909;了?#19981;?#30041;下一脸麻子,一辈子不能见人的。夏侯家的表兄就是得的虏疮,现在整天戴着?#23138;?#21602;。一想到孙权以后?#24808;?#20687;夏侯充那样了,曹丕脑子里就嗡嗡的。

      “这是你的错,不能?#38405;?#24188;来推脱。”丁夫人严肃的脸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你回去好好想想吧。”

      曹丕的小身板摇?#25105;?#19979;:“母亲这回不罚我吗?”

      丁夫人的嘴角抽动一下,这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在曹丕眼中格外可怕:“我又不能打死你,回去歇着吧。且打不打你的,有用吗?”

      与如丧考妣的曹丕不同,一脸懵逼的孙小权此时享受的可都是贵宾待遇,吃的冰镇西瓜,穿的冰丝绸缎,熏的绿莺歌奇楠,一应用度都快比上?#32972;?#30340;小皇帝了。

      “我没烧啊,也没满脸麻子。就手臂上长了几个痘,怎么了?”

      两个漂?#24651;?#21307;女姐姐一边给孙权打扇子,一边笑着回答道:“孙公子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大功?”小少年仰着脖子,满眼好奇,“我这生病还生出功劳来了?那我多躺一会儿,功劳能不能再变大一些儿?”

      医女们都捂着嘴笑。

      可算是解脱了,牛来了,牛痘也来了。曹师的脸上又?#34892;?#24433;了。

      话说人的气运还真是玄妙。?#27597;?#26376;,集合全县之力收集了五十多头病牛都不是牛痘,曹三公子和孙二公子去了一趟新汲就撞上了。这上哪说理去。

      阿生此时的?#37027;?#26159;飞扬的,她可不管是谁发现的牛痘,总归最后是到了她手上。取脓液、扩散?#21448;幀?#20154;体试种、检验成效……眼前有这么多事要做呢。突然感觉日子充实了许多,连带着压在良心上的那块巨石都轻了不少。

      她快步走在试验场上,听各处忙碌的医官的汇报,不断发出指示。

      “曹师,十头健康黄牛已检查完毕,随时可以等待扩散?#21448;幀!?br/>
      “曹师,?#21448;?#29275;痘的死刑犯中已有两人结痂。”

      “曹师……”

      “主人,三公子求见。”

      突然,一个画风不同的声音打断了阿生的思绪。她擦擦额角的汗珠:“阿丕?他不是在养伤吗?这就能下地了?”

      黑衣近卫走上前来,凑近阿生的耳朵:“大约是听闻了孙公子的事。”

      “唉。”阿生脱下手套。

      来到大门前,低头,才能看到只穿着一件浅绿色单衣的曹小丕。“二叔,我也染了虏疮,你把我也隔离吧。”他撸起袖子,露出胳膊上好几个小红点。

      跟在阿生身后的近卫顿?#34987;?#20102;:“主人,这……”

      阿生:……“拿点松油来。”

      近卫:“啊?”难道不是马上隔离吗?

      但近卫的?#20040;?#23601;是不多话,办事快。马上就有人?#26494;?#26469;一小盆松油。阿生拿麻布浸了油,在曹丕的胳膊上擦了两下,顿时颜料晕染开,红彤彤一片。再擦,就擦干净了,白嫩嫩的小胳膊上啥痕迹都?#25381;小?br/>
      “你这孩子,就作吧。”阿生轻声说,“教你学画,就是让你来做这个的?”

      曹丕被?#32972;?#25581;穿,也没办法了。“二叔,我要去看孙权。”

      阿生帮侄儿放下袖口,目光?#31508;?#26361;丕的眼睛:“要是传染了怎么办?你要想想你生母,她?#25381;?#20320;一个贴心的儿子了,不要让她担忧。”

      曹丕“嘤”一声,脸红了。“二叔,那都是我以前说的混账?#21834;?#38463;彰和阿植都在呢,哪里就只我一个了。”

      “不止你一个,做父母的就不担忧了吗?卞夫?#35828;?#24551;,丁夫?#35828;?#24551;,你父亲?#19981;?#25285;忧。”

      “可阿权是因为我……二叔,孙权兄长在外征战,母亲远在?#21861;挥?#20154;能替他操心。听说他得了虏疮,人人都避之不?#21834;?#25105;这个时候不能陪着他,他要怎么办呢?”他这个时候又显得像个小大人了。

      阿生看着小男孩黑白分明的瞳孔,?#25381;?#35828;?#21834;?#26366;经她还想过,要是遇到了曹丕、曹?#30149;?#26361;冲这样名垂千古的厉害侄子,她该如何与之相处;但等真到了眼前了,他们在她眼里就?#30475;?#21482;是晚辈而已。

      “二叔——”曹丕抓住阿生的袖口,摇来摇去,“要是孙权有妻小,我一定是不进去的,我要留着命照顾他的家人。就像我父亲照顾孙家那样。但他这不是?#25381;?#22971;小吗?”

      “噗嗤。”周围响起小医女憋不住的笑声。

      阿生直起身,目光环视一圈,止住了周围的笑声。她的左手还牵着曹丕的右手。“那走吧。”

      曹丕惊喜得连连点头:“嗯。我一定乖乖听话,不给二叔添麻?#22330;!?br/>
      大门“咯吱”一声打开,近卫和医官分列两侧,露出一条笔直的大道。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就沿着这条路走入深深宅邸?#23567;?#36825;种感觉很奇妙,在年少的曹丕的?#19988;?#37324;,他似乎是跨越了一条无形的界线,然后身后传来一声沉重的关门声。

      六月阿生在给曹操的信件里是这样说的:“从前你说阿丕顽劣,让我多观察。我观察的结果,是他敏感早熟,聪慧仗义。但同时他感情用事,?#19981;?#24580;气,?#22969;?#23376;,亲近朋友胜过手足,这都不适合成为一地之主。”

      曹丕就此与继承人的位置无缘。

      作者有话要说:  赶榜好累啊。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