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筆趣閣 > 我要出租自己 > 第238章 你怕鬼嗎?

    第238章 你怕鬼嗎?

      上一章刪去過多,后面補了一點新內容,從上章后面重新看一下。

      ……

      好好學習呀:【我媽媽還沒下班。】

      【好了先不說了,我媽媽剛好回來了。】

      看到她的消息,林小易有點無奈。

      一個人有點害怕,媽媽回來就不理自己了。

      所以你找我到底是干嘛的呢?

      好好學習呀:【對了,我剛剛和你聊了兩分鐘,你要收多少錢呀?】

      這個消息讓林小易忍不住笑了一聲,看來她還知道自己的職業啊!

      林小易:【算了,這個就不用收錢了,不過如果需要我幫你抓“鬼”,那就適當收一點兒。】

      林小易之所以這么說,是他不相信有鬼,這十有八-九就是個惡作劇。

      退一萬步說,就算真的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東西,自己應該也能應付的吧!

      【你會抓鬼?】

      林小易:【或許可以吧!】

      【那你抓一只鬼多少錢呀?】

      看她(微信號性別女)的回話,林小易覺得她年紀應該不大。

      林小易:【我是按時間收費的,一小時十塊錢,如果一小時抓了很多個,也只要十塊錢。】

      【那你明天來抓吧!抓到了我就給你錢。】

      林小易:【要是沒抓到,給十塊錢辛苦費可以嗎?】

      反正只要她付十塊錢,就會計算一小時的交易時間,自己就能領幾百或者上千塊。

      現在沒生意,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玩玩,而且自己也有點好奇。

      【好,就算沒抓到,我也給你十塊錢辛苦費。】

      林小易:【成交,明天晚上我會過去的,你在魔都哪里?】

      【寶-山區。】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約定明天晚上見面,林小易也對她有了一些了解。

      十二歲的一個小姑娘,今年才上初一。

      林小易忽然覺得,自己跟在騙小女生一樣……要是她媽媽知道了,怕不是要揍自己吧!

      不過十塊錢……應該也不至于吧!就算詐騙也不會這么沒出息。

      不一會兒,云書雪從洗手間里出來了,手中還拿著小內跑去陽臺上晾了起來。

      林小易樂了,她都趕緊把小東西洗了,肯定是怕自己看到一些不該看的東西。

      “書雪,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有鬼嗎?”林小易隨口問道。

      云書雪晾完衣服回來,想也不想便道:“我不覺得有。”

      “如果真有的話,你怕嗎?”

      “不怕。”云書雪搖了搖頭,繼續道:“害人的都是人,怕鬼干什么。”

      林小易:“……”

      說得好像有那么一點道理。

      云書雪坐在床邊,貌似猶豫了一會兒,才開口:“我跟你做的這些事情,你別多想。”

      “什么意思?”林小易轉頭道。

      “就是……只是玩玩而已,沒有別的意思。”

      “了解。”林小易點了點頭,也不和她繼續這個話題:“把我這妝卸了吧!”

      “要不別卸了,就這樣吧!”云書雪望了他一眼,忍不住抿嘴笑了。

      “你平常睡覺不卸妝的嗎?”林小易有些無奈:“況且剛剛說好的,就只有半個小時,現在早就超時了。”

      云書雪聞言撇了撇嘴,雖然她挺喜歡看林小易這個妝容,但也沒辦法留著了。

      “來吧!”云書雪起身走到了化妝臺旁。

      林小易就坐在椅子上,任她捯飭了。

      這小百合的手嫩嫩的,摸在臉上還挺舒服。

      卸完妝后,林小易便去洗手間洗澡了。

      云書雪躺在床上,回想方才發生的事情,耳根止不住燙了一下。

      她不知道異性戀的男女用剛剛那種方式……女人是不是會覺得舒服。

      但自己是沒那么舒服的,只覺得挺別扭,不習慣男人這樣又摸又揉。

      但好歹是撐過來了,沒有一腳把他踹下床去。

      林小易洗完澡出來,便從衣柜里拿了床被子放在床的另一邊:“睡吧!”

      “嗯。”

      云書雪點了點頭,但是沒想到,林小易居然鉆進了她被窩里。

      “什么意思?”云書雪本能地向后縮了下身子。

      “剛剛不是說了,我穿女裝,但是你要和我睡一個被窩。”林小易認真地道。

      “可是剛剛我們已經……!”

      “剛剛我們并沒有睡一個被窩啊!”

      “你……”云書雪無言以對,鼓著嘴氣呼呼地瞪了林小易一眼。

      “怎么?你想言而無信嗎?”

      云書雪深吸了口氣:“半個小時,而且真不能做什么了,我會受不了的。”

      “我剛剛比你更累,更不想動了,你還只是躺著享受而已。”

      享受個鬼!

      云書雪不想多說什么了,翻個身子蒙上了臉。

      “你這人總喜歡一邊瘋狂在邊緣試探,一邊又扭扭捏捏不肯給,搞不懂你想干嘛。”林小易搖頭嘆道:“是不是覺得這樣吊人胃口很有成就感啊!”

      “你別說,這樣確實有一種變態的快感,你們男人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越想要越不給你。”

      “你可別玩火,否則早晚有一天要燒到自己。”林小易警告道。

      云書雪聞言緊張了一下,她還真擔心林小易用強的。

      不過想想和這家伙相處的這段時間,感覺他應該做不出來那種事情,除非狀態不正常,比如酒喝多了。

      云書雪不說什么了,關燈睡覺。

      讓她有點意外的是,雖然兩人在一個被窩,但林小易居然真的一直沒碰她。

      本來云書雪還有點緊張,生怕林小易亂動睡不著。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一直很平靜,她的精神也漸漸松懈了下來。

      逐漸迷迷瞪瞪著,不知何時就進入了夢鄉。

      ……

      第二天早上。

      很顯然,兩人依然在一個被窩了。

      不僅如此,她正側躺著貼在了林小易懷里,上衣卷起了一些,露出了雪白性感的蠻腰。

      身后的林小易也正摟著她,大手還在她裸露在外平坦的小腹上放著。

      性感的臀部還剛剛好嵌在了林小易大腿窩里。

      云書雪醒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

      而且正巧,林小易又無意識地在她光滑的小腹上撫摸了一下。

      云書雪的身子忍不住僵了一下,你這什么意思?

      說好的只睡半個小時,這都睡多久了?居然還敢亂摸……

      ……

      :。: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