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筆趣閣 > 取經路 > 第二百四十章:猥瑣的太古大神

    第二百四十章:猥瑣的太古大神

      蘇恒后背瞬間繃緊,冷汗順著臉頰滑下,身體再次在那么一瞬間失去了控制,緩緩轉過頭,果不其然,申公豹那眉清目秀的臉又一次出現在眼前。

      這尊衰神,怎么就跟狗皮膏藥一樣了?

      蘇恒身體甫一恢復正常就立刻后退開去。

      “道友似乎對貧道有些偏見,為什么每一次見到貧道,道友都很害怕的樣子?”申公豹笑著向前一步,但蘇恒也隨之后退一步,申公豹向前兩步,蘇恒再次后退兩步。

      蘇恒死死地盯著申公豹,這家伙太邪門了,神不知鬼不覺地就到了自己身后,而且那種讓人回頭的魔性依然不減,逢喊必回頭,這是什么鬼?

      “貧道想邀請道友……”申公豹話還沒說完,就被蘇恒直接一口拒絕,笑話,真要是去了,想不死都難。

      “道友就不想知道是什么嗎?”申公豹問道。

      蘇恒連連搖頭,他甚至都不想跟此人多說話,現在倒好,直接堵著自己,真該找個算命大師,好好給自己轉一下氣運,要不然怎么就能碰上申公豹?

      “那就怪不得貧道了。”申公豹驀然一笑,他伸手一點,蘇恒心頭陡然冒上一股寒意,但即便他堪比陸地神仙,卻也來不及躲閃,眼前一黑,暈過去之前,蘇恒看到申公豹一臉激動地搓著手,緊接著一個麻袋直接就套在了自己頭上。

      “偏要小爺親自動手,真賤。”申公豹哪里還有剛剛那一本正經的樣子?臉上露出一副奸笑樣。

      要是蘇恒看見,絕對一口老血吐出三丈遠。

      小城外十里的一個土堆上,坐著兩個人,其中一人相貌堂堂,眉心處有一條金線豎立,看起來頗有氣勢,但是動作卻完全毀去了他這幅賣相,對著嘴里的旱煙斗,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樣。

      而另一個人則是一個瘦桿兒,風一吹都好像要倒了一樣,拿著一桿比自己還要高的煙桿,卻不抽,僅僅只是看著,似乎在想些什么。

      “來了,來了……”申公豹的聲音剛一響起,這兩個人便迅速睜開眼起身。

      “好不容易讓小爺撈了過來,這下子應該夠了吧。”申公豹志得意滿,把裝著蘇恒的麻袋扔在地上,對著另外兩個人說。

      “你確定?”眉心有金線的青年把麻袋打開,看到竟是一個除了長得俊秀了點之外,和俗世書生沒什么兩樣的年輕人,這讓他微微皺眉。

      瘦桿兒則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他搖頭晃腦了一陣子,“嗯,可以,此人,一個頂得上一百個都綽綽有余!”

      “我就說嘛,小爺跟了這么久,怎么可能看錯?那小城老姜頭手里的那柄殘劍還是我塞給他的,玉清說三個月內有人會來,我可是足足等了快兩個月啊。”申公豹一屁股坐在地上,神色輕松,“這小子還挺聰明,知道欲擒故縱,哪知道小爺我黃雀在后。”

      “楊戩,你就別老這么一副嚴肅的模樣了,小心臉黑,拿出你抽旱煙的那股子勁兒,多逍遙?”申公豹從懷里掏出一塊紅布,湊上去狠狠吸了一口,神清氣爽。

      “這叫氣度,懂不懂?不然談買賣有人信你們?總得有人像我這樣。”眉心有金線的那青年名叫楊戩,他說著,就靜靜地看了看昏迷中的蘇恒。

      喚做玉清的瘦桿兒重新坐回土堆子上,“那就今天晚上吧,宜早不宜遲,免得被另外那一幫龜孫子搶了頭。”

      “那是自然,有我們三人出馬,還有開不了的墓?”申公豹直接躺在地上,然后把紅布放在自己臉上,頗為享受。

      “又是哪一家閨女的紅肚兜?你就不能省省心?以前咱們這一幫兄弟,就這么被你克死了十幾個,到最后只有咱三人,真不知道這個小子能扛得住你幾次克。”楊戩看著申公豹,忍不住說了一句。

      申公豹連眼皮都懶得動,“能被小爺克死的,那就說明他們不配跟咱們在一塊兒,還有我跟你說,楊戩,我可是知道我這邊有一條紫色的肚兜好像不見了……”

      瘦桿玉清聞言看向正襟危坐的楊戩,楊戩的臉瞬間憋得通紅,像極了燒紅的烙鐵,放一個雞蛋,估計都能瞬間烤熟。

      “行了玉清,你也不是什么好鳥,說,我那條黑色抹胸是不是被你拿走了?我估計現在還裹在你身上……”申公豹沒有厚此薄彼,果不其然,玉清的臉上罕見地出現了一絲紅暈,被坐起身的申公豹,還有反看過來的楊戩看的有些氣急了,從褲子里掏了掏,然后扔出一條黑色的物什,“你們信不信我今天去青樓?”

      “信!信你個鬼!你都說了無數遍了,你要是去,小爺替你付銀子!”申公豹說的一字一頓,很是認真,“嘖嘖嘖,玉清,這抹胸上臟成這樣,對你我就一個字,服!”

      一旁的楊戩也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雖然他懷里,也有一件紫色的肚兜。

      “滾蛋!”玉清站起身,沖著蘇恒就是一腳,“醒了就睜開眼,再裝死,我就真把你弄死!”

      蘇恒苦笑著從麻袋里爬了出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看著眼前這三個人,心里簡直就是翻江倒海。

      他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這三個人,完全就是三尊神啊,自己真的能活下去?

      申公豹,楊戩,還有玉清,一個比一個名頭大,都是只存在于太古神話里的大神,尤其是玉清,這難道不是道教三尊道祖之一的玉清道祖?我了個天啊,這種大神難道不應該和天帝平起平坐,怎么就找上自己了?

      “奇怪啊,我這迷魂指失效了?”申公豹看了看自己的手,他這迷魂指百試不爽,一指下去,甭管誰都要昏睡上三個時辰,雷打不動,但這看起來很普通的白衣青年,怎得只睡了兩個時辰不到?

      申公豹想在楊戩身上試試手,被玉清的長煙桿擋住了,“不是你迷魂指的問題,是這個小子身上有古怪。”

      “這……小家伙……”楊戩看了看蘇恒,突然咧開嘴一笑,“有意思……”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