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取经路 > 第二百四十章:猥琐的太古大神

    第二百四十章:猥琐的太古大神

      苏恒后背瞬间绷紧,冷汗顺着脸颊滑下,身体再次在那么一瞬间失去了控制,缓缓转过头,果不其然,申公豹那眉清目秀的脸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这尊衰神,怎么就跟狗皮膏药一样了?

      苏恒身体甫一恢复正常就立刻后退开去。

      “道友似乎对贫道?#34892;?#20559;见,为什么每一次见到贫道,道友都很害怕的样子?#20426;?#30003;公豹笑着向前一步,但苏恒也随之后退一步,申公豹向前两步,苏恒再次后退两步。

      苏恒死死地盯着申公豹,这?#19968;?#22826;邪门了,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到了自己身后,而且那种让人回头的魔性依然不减,逢喊必回头,这是什么鬼?

      “贫道想邀请道友……”申公豹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恒直接一口拒绝,笑话,真要是去了,想不死都难。

      “道友就不想知道是什么吗?#20426;?#30003;公豹问道。

      苏恒连连摇头,他甚至都不想跟此人多说话,现在倒好,直接堵着自己,真该找个算命大师,好好给自己转一下气运,要不然怎么就能碰上申公豹?

      “那就怪不得贫道了。”申公豹蓦然一笑,他伸手一点,苏恒心头陡?#24187;?#19978;一股寒意,但即便他堪比陆地神仙,却也来不及躲闪,眼前一黑,晕过去之前,苏恒看到申公豹一脸激动地搓着手,紧接着一个麻袋直接就套在了自己头上。

      “偏要小爷亲自动手,真贱。”申公豹哪里还有刚刚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脸上露出一副奸笑样。

      要是苏恒看见,绝对一口老血吐出三丈远。

      小城外十里的一个土堆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人相貌堂堂,眉心处有一条金线竖立,看起来颇有气势,但是动作却完全毁去了他这幅卖相,对着嘴里的旱烟斗,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而另一个人则是一个瘦杆儿,风一吹都好像要倒了一样,拿着一杆比自己还要高的烟杆,却不抽,仅仅只是看着,似乎在想些什么。

      “来了,来了……”申公豹的声音刚一响起,这两个人便?#26438;?#30529;开眼起身。

      “好不容易让小爷捞了过来,这下子应该够了吧。”申公豹志得意满,把装着苏恒的麻袋扔在地上,对着另外两个人说。

      “你确定?#20426;?#30473;心有金线的青年把麻袋打开,看到竟是一个除了长?#27599;?#31168;了点之外,?#36864;?#19990;书生没什么两样的年轻人,这让他微微皱眉。

      瘦杆儿则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摇头?#25991;?#20102;一阵子,“嗯,可以,此人,一个顶得上一百个都绰绰有余!”

      “我就说嘛,小爷跟了这么久,怎么可能?#21019;恚?#37027;小城老姜头手里的那柄残剑还是我塞给他的,玉清说三个月内有人会来,我可是足足等了快两个月啊。”申公豹一屁股坐在地上,神色轻松,“这小子还挺聪明,知道欲擒?#39318;藎?#21738;知道小爷我黄雀在后。”

      ?#25226;?#25132;,你就别老这么一副严肃的模样了,小心脸黑,拿出你抽旱烟的那股子劲儿,多逍遥?#20426;?#30003;公豹从怀里掏出一块红布,凑上去狠狠吸了一口,神清气爽。

      “这叫气度,懂不懂?不然谈买卖有人信你们?总得有人像我这样。”眉心有金线的那青年名叫杨戬,他说着,就静静地看了看昏迷中的苏恒。

      唤做玉清的瘦杆儿重新坐回土堆子上,“那就今天晚上吧,宜早不?#39034;伲?#20813;得被另外那一帮龟孙子抢了头。”

      “那是自然,有我们三?#39034;?#39532;,还有开不了的墓?#20426;?#30003;公豹直接躺在地上,然后把红布放在自己脸上,颇为享受。

      “又是哪一家闺女的红肚兜?你就不能省省心?以前咱们这一帮兄弟,就这么被你克死了十几个,到最后只有咱三人,真不知道这个小子能扛得住你几次克。”杨戬看着申公豹,忍不住说了一句。

      申公豹连眼皮都懒得动,“能被小爷克死的,那就说明他们不配跟咱们在一块儿,还有我跟你说,杨戬,我可是知道我这边有一条?#20185;?#30340;肚兜好像不见了……”

      瘦杆玉清闻言看向正襟危坐的杨戬,杨戬的脸瞬间憋得通红,像极了烧红的烙铁,放一个鸡蛋,估计都能瞬间烤熟。

      “行了玉清,你也不是什么好鸟,说,我那条黑色抹胸是不是被你拿走了?我估计现在还裹在你身上……”申公豹没有厚此薄彼,果不其然,玉清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红晕,被坐起身的申公豹,还有反看过来的杨戬看的?#34892;?#27668;急了,从裤子里掏了掏,然后扔出一条黑色的物什,“你们信不信我今天去青楼?#20426;?br/>
      “信!信你个鬼!你都说了?#22872;?#36941;了,你要是去,小爷替你付银子!”申公豹说的一字一顿,很是认真,“啧啧啧,玉清,这抹胸上脏成这样,?#38405;?#25105;就一个字,服!”

      一旁的杨戬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虽然他怀里,也有一件?#20185;?#30340;肚兜。

      “滚蛋!”玉清站起身,冲着苏恒就是一脚,“醒了就睁开眼,再装死,我就真把你弄死!”

      苏恒苦笑着从麻袋里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23601;粒?#30475;着眼前这三个人,心里简?#26412;?#26159;翻江倒海。

      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27599;蓿?#36825;三个人,完全就是三尊神啊,自己真的能活下去?

      申公豹,杨戬,还有玉清,一个比一个名头大,都是只存在于太古神话里的大神,尤其是玉清,这难道不是道教三尊道祖之一的玉清道祖?我了个天啊,这种大神难道不应该和天帝平起平坐,怎么就找上自己了?

      “奇怪啊,我这迷魂指失效了?#20426;?#30003;公豹看了看自己的手,他这迷魂指百试不爽,一指下去,甭管谁都要昏睡上三个?#32972;剑?#38647;打不动,但这看起来很普通的白衣青年,怎得只睡了两个?#32972;?#19981;到?

      申公豹想在杨戬身上试试手,被玉清的长烟?#35828;?#20303;了,“不是你迷魂指的问题,是这个小子身上有古怪。”

      “这……小?#19968;鎩?#26472;戬看了看苏恒,突然咧开嘴一笑,“有意思……”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