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筆趣閣 > 仙武神煌 > 1519章 盤問

    1519章 盤問

      “你是何人?”項化心皺眉道。

      “凜老祖,此人名為東方,乃是我皇室首席丹術大宗師,也是元老院的成員之一。”項狂連忙解釋道。

      “哦?竟然是丹術大宗師,修為竟也不弱。”項化心頓時一臉驚訝,重新上上下下打量了陸小天數遍。

      陸小天不卑不亢,看來眼前這人便是項室皇族的化神老祖了。此人的元神在身上掃來掃去,陸小天感覺觀方的神識如刀一般在身上刮過。心里少有的緊張。

      “不錯,能在本老祖面前還能強作鎮定的小輩可不多。”項化心點了點頭。

      “晚輩不過強作鎮定罷了。”陸小天心里松了口氣,對方神識在自己身上掃過,也沒有表現出異常,至少眼前這一關算是過了。

      “也不錯了,聽說雪域妖鹿已經遭受重創?可有此事?”項化心隨口說了一聲,并沒有在這件事上多糾纏的意思,然后又看向項狂道。

      “雪域妖鹿體內的龍元已經被吸走,至于是否遭受重創,晚輩不敢妄下結論。”項狂恭敬地道。

      “是嗎?那龍元在誰手里?”項化心皺眉道。

      “當時一場大戰,雪域妖鹿體內的龍元被龍骨所吸走。”

      “龍骨現在在哪?”項化心頓時雙目一亮,沉聲道。

      “還請老祖聽晚輩說完,當時還在激戰之中,正是眼前的東方小友所持龍骨吸走了龍元。只不過還未來得及有所反應,那雪域妖鹿便引發禁制,使得各族強者與雪域妖鹿一起,墜入冰窟之內。當時形勢太混**,東方小友與玉心公主跟晚輩被沖散了。龍千古在晚輩之前找到了東方小友,玉心公主。那龍千古有大齊國傳承的冰鳳本源之力在手,僅憑東方小友還有玉心公主兩人根本不是龍千古的對手,后來被龍千古奪走吸納了龍元的龍骨。龍千古也不知所蹤,現在各族強者都找龍千古。”項狂大致將事情說了一遍。

      “哦?是嗎?”項化心的眼神頓時變得凌厲起來。“將你的須彌戒指拿出來給我看看。”

      “老祖!”

      “閉嘴!”項狂正要出聲,便被項化心給呵斥住了。

      陸小天心里一抽,渾身上下被項化心的氣機所籠罩,陸小天清楚自己稍有不愿或是反抗,下場只有一條路。好在他平時將重要的東西都放進了青果結界,須彌戒指中只不過放了一些rì常所用之物,靈石,一些靈物也有不少,畢竟一個丹術大宗師的須彌戒指中沒點貨sè反而會給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只是相對項化心這化神老怪而言,沒什么能看得上的。

      檢查了一遍后毫無所得,項化心直接將須彌戒指還給了陸小天,臉上并沒有一絲的不好意思。

      “晚輩加上玉心公主也并非龍千骨的對手,當時看到龍千骨動手的還有另外兩個鬼王以及一個魔族。這事便是那幾個家伙傳開的。”

      看到項化心的眼神,陸小天敢肯定一旦被其發現龍元此時便在自己體內,這老怪物肯定會不擇的段將龍元從自己體內取出。只不過聽項狂的語氣,似乎并沒有將黑潭中龍元與這化神老祖說的意思。陸小天自然也是極有默契的沒有提及。將龍千古得到龍元消息放出的也確實是血猴鬼王幾個,雖然這幾個家伙現在都已經死了,但源頭從此而起,哪怕是項化心后面碰到其他幸存的各族強者,也經得起推敲。

      好在這老怪并沒有試探自己體內是否存在龍元,不過這也怪不得項化心粗心。龍元乃是何等偉岸之力,便是化神強者,也只能逐步將其煉化,尋常一個元嬰后期,哪怕是法體雙修,吞入腹中十有仈Jiǔ是要爆體而亡。

      “冰鳳本源之力。”項化心一對三角眼閃爍不定,倒是沒有太懷疑陸小天所說的話,那冰鳳本源之力他再清楚不過。確實不是元嬰修士所能抵擋的。

      “你們兩個現在呆在這里是干什么。玉心公主又在哪里?”項化心仍然有些疑慮,對于項狂與陸小天兩個,哪怕問得過份一些,也沒什么了。

      “各大種族中了趙族人的算計,我們原本以為那妖鹿乃是龍元化靈所形成。誰知其本身是一只妖鹿,受到龍骨的約束大幅度削弱,與雪域妖鹿一通激戰,各族強者均是損失非小。我項室皇族之人進入此地者也是傷亡慘重。龍千骨那家伙不知所蹤,所有人都在找他,晚輩深感人手不足,便讓玉心公主先行回去,看能否在不影響與鬼族,魔族大軍交戰的前提下,再帶一批強者進來,一是盡快找出龍千骨,二是一旦確定了龍元所在,在后面的沖突中,也不至于因為人手不足而吃虧。”項狂條理清楚地解釋道。

      “既然如此,你們兩個跟我走。”項化心眉頭一皺,沒有多做懷疑,直接說道。

      “那玉心公主還要不要等?”項狂心頭一跳,若是被項化心綁在身邊,后面還如何去取龍元?

      “不要等了,一些小輩,多來幾個也濟不了事,老夫故然有能用到你們的地方,但呆在老夫身邊足夠安全,你們可不要以為進入此地的化神老怪只有我一個,碰到另外幾個殺xìng重一點的,殺你們也不過呼吸間的功夫。”項化心說道。

      “還有其他的化神老祖進入了此地?”項狂與陸小天同時滿臉驚sè地道。

      “不錯,魔族的獨目三臂魔人。妖族的碧蟾老妖,大齊國的冰魂老怪,碰到冰魂老怪,你們兩個尚有活命的可能,要是碰到那魔頭與碧蟾老怪,你們在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死的。”

      項化心哼聲道。方才他還另外感受到了一道化神級元神。可也不清楚那元神的主人是誰,現在又隱匿于何處,這種沒影的事,自是不用向項狂與陸小天兩個小輩細說。項化心暗罵了那獨目三臂魔人與與yīn風老鬼兩人家伙一塊,這丙個若論單打獨斗都不是他的對手,可聯手之下,便是自己也得退避三舍。

      若不是冰魂老怪xìng情怪誕,不愿意與他同行,何至于因為yīn風老鬼與獨目三臂魔人浪費了大把的時間。要是早一些時候趕來,說不定還能搶在龍千骨得手之前將龍元拿到手。不過這事回頭一想,怕也不靠譜。真找到了龍元,到時候與冰魂老怪也少不得要起爭執。事關龍元,哪怕是化神修士得了,也可實力大進。冰魂老怪可不會相讓于他。

      至于眼前這兩個家伙,項狂有仿制的定荒鼎在身,有時候能起些用處,而陸小天這個丹術大宗師,實力在元嬰修士中也能算不錯。不過去尋找天元四門時,碰到那詭異的黑水,可能還能借助其煉丹的能力。暫時留在身邊,終歸還是有些用處。

      而且有時候,也能當作棄子。項化心嘿然一笑,雖然項狂也是項室皇族,不過雙方并沒有多濃厚的血緣關系,而陸小天更是一個外姓之人,用得著的地方自然得用,用不著的地方,當棄子舍了便也舍了。丹術大宗師,對于項室皇族意義重大,可對于他一個化神老祖而言,尤其是對此界已pc文本水印3經沒有多少眷戀的人來說,能用到的地方已經不多了。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