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筆趣閣 > 暗界至尊 > 第763章 瀕死的聯系

    第763章 瀕死的聯系

      見蕭春過去,魏涵遠遠的盯了很久,這才到官天身邊去,將快熄滅的火焰撥弄了一下,這才輕聲問道。

      “官兄,蕭春姑娘剛剛是開玩笑的吧?”

      “你覺得她像是開玩笑的嗎?!”

      官天反問,支吾了一聲,又繼續道:“最不可能開玩笑的就是她,若是惹到她,她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來的,也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拿她沒有辦法。”

      “那你還帶著她來?”

      魏涵直翻白眼,心中卻在想,若是蕭春真的對自己動手的話,不知道這個人會不是真的阻止。

      “我之前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嗎,帶蕭春來,主要目的是克制你。”

      官天絲毫不客氣,魏涵無語,他雖然知道官天是這樣想的,但是又說出來,確實是有些過分了。

      但是......

      他無力反駁。

      “好吧,我認輸。”

      魏涵聳肩,然后到了火的另外一邊,躺下。

      “可惡可惡!”

      蕭春扯著化雨鞭,將化雨鞭扯落成一段一段的,但是就算是如此,化雨鞭還是會再次生長出來。

      聽著蕭春的碎碎念,官天知道她心中對魏涵很不滿,實際上蕭春很討厭魏涵,于是他便笑道。

      “蕭春,走這么遠你也累了吧,好好休息一下。”

      “我不累,本公子你睡吧,我守著。”

      蕭春的回答沒有什么感情,官天笑出聲,又道:“你還是好好休息,若是真的他對我們做什么的話,你放心,我不會攔著你的,你要怎么收拾他都可以,我沒有意見的。”

      聽到這話,蕭春終于是覺得開心了一些,然后停手,轉頭問道:“說話算話?”

      “嗯,所以我們要好好休息才能盯著他,你看,他都睡了,若是我們累著,等他睡醒了有什么舉動,我們沒有力氣的話,對付他就有點難了。”

      官天說得倒是老實,魏涵聽著心中無語,翻身過去,不再搭理這兩人。

      “好,我明白了。”

      蕭春心中歡喜得很,然后用青藤做了一個搖椅,就在蜷縮在里面睡著了。

      雖然與兩人隔了一跟樹干,但是只要她微微轉頭就會看到魏涵,只要魏涵有什么舉動,她就能夠在第一時間掌握。

      既然她跟著官天來了,那么必然,她就應該盡自己最大的心力保護好他。

      她可不想官天出什么事情。

      幾個時辰之后,天又大亮,三人滅火啟程,將昨晚停留過的地方收拾得干干凈凈。

      昨晚火焰燃燒過的地方又再次長出青色植物,將昨晚的印記全部都掩蓋住了。

      按照楊玉冠給的地圖,他們又策馬往前面去。

      不久之后,他們終于到了走出了這片密林,車馬奔騰出了這密林之后,又往前面經過一片平地,最后才看到有人煙。

      在他們看到有人煙高興的同時,之前他們呆過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俏麗的影子。

      片刻便不見了,隨著他們之前去的地方而去,速度比蕭春還快。

      “本公子,那邊有人呢。”

      蕭春指了指,三人都望著那個方向,那里,是一條大河,大河里面有一艘漁船,正從很遠的地方過來。

      “看樣子那些人是剛剛打漁歸來。”

      魏涵看了看,然后才道:“這里應該是以捕魚為生,除了這里,前面都是水。”

      “我們要過去,應該要借船而行吧,看樣子這只是河流的一部份。”

      蕭春四處看,左右都和之前三人出來的地方一樣,看來無論他們是從那個地方出來,只要正對著這條大河,那么必然會走到相同的路線上來。

      只是所處的方位不同而已。

      官天看著地圖不發一言,隨后才指著地圖上的道:“地圖到這里基本就沒有了,過河之后好像是大山,大山之后就不知道會到哪里了。”

      而此時,極遠處的一座大房子,此時正冒著炊煙。

      天剛剛亮,正是準備早膳的時候。

      蕭春見之,然后指著前方的大房子,道:“既然有人,我們就去問問吧,或許他們會知道落雁坡在何處呢?”

      “也只能碰碰運氣了。”

      魏涵道,官天將地圖收好,然后指著前方的大房子,道:“你們去那里問問,我去問問那打漁的人,看他們是不是能提供可靠的消息給我們。”

      “嗯。”

      蕭春點頭,毫不猶豫的往前面去,然后話又再傳來。

      “本公子你自己當心些。”

      “我知道的。”

      官天回答,然后往那漁船那里去,魏涵一直望著他們沒說話,他們都沒有給他提意見的機會。

      見他們各自都去了,魏涵無奈,甩手也跟著蕭春去了。

      左右都是綠蔭,前方是大河,大河很寬廣,一望無際的大河對面,隱約有山峰,在云層之間。

      官天抬頭看了看那有些暗淡的云,這里的云和在樹林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隨后,他將視線落在了地上,雖然這里靠近水源,但是地上的植被很稀少。

      石頭很少見,整個地方一片平坦,植物似乎是從他們出來的地方就被間隔了,這里比沙漠要好一點點。

      站在與漁船對立的地方,只要漁船過來,他們就能看到他。

      雖然漁船近在眼前,但是實際上沒有一點時間是不可能過來到他身邊的。

      當他看到那艘漁船的時候,漁船上掌舵的人已經看到了他,爾后,有一人出來,隨后,又是七八個人出來,站在船頭望向這邊。

      “那人是誰,沒有見過?”

      掌舵的人望著官天的方向,因為距離太遠看不清他的樣子,但是從身形看,不是他們這里的人。

      他們很肯定。

      “不清楚,待我們走近了問一問便知,大家當心些,不可大意。”

      領頭的人看了官天一眼,吩咐了一聲,然后就往里面去了,隨后,又出來了一個矮胖的女人。

      女人年過三十,一臉橫肉,比這群人都矮,站在這群男人之中,就像是被圍住了一般。

      “嘁--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小白臉,雖然看起來不丑,但是再怎么樣也敵不上我船上的爺們!”

      “小鳳,嘿嘿。”

      領頭的出來,嘿嘿一笑,然后將她拉了下去,女人驚叫了一聲,將手甩開。

      “讓我歇口氣。”

      叫小鳳的胖女人哼了一聲,領頭的不敢造次,嘿嘿笑了一聲便縮到里面去了。

      眾人大笑,有男人借著這個機會摸了一把女人如水桶般的腰肢。

      要是對岸的官天聽到這樣的話語,估計會被氣死。

      :。: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