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筆趣閣 > 都市天師道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人間正道——不自量力的挑戰(下)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人間正道——不自量力的挑戰(下)

      伊麗莎白散布的消息其實分為三部分,但是這三部分的內容都可以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鄧先生和戚先生兩個里面有一個是非常低劣的罪犯。當然,把這些退休的高官說成是衣冠禽獸的內容,自然會受到警方的追捕,而且,現在問題最大的不是警方,事實上,這份文件暴露的,還有另一個組織。

      當年,大約就是十幾年前的時候,香港的南部海域有一艘不大不小的難民船被找到。上面二十七人只有三人存活下來,這個情況發生后,最讓人擔心的就是活下來的三個人的身份,因為他們三個人是東南亞某地的反恐行動的潛逃人員。因此,香港警方本來是把他們抓起來移送他們的國家的,但是半道上,有人劫持警車,直接使得車上的三個人沒有一個被送回去。之后,警方調查了半年,三個人只有一個人活下來了,他們三個人為了躲避警方,躲在山上沒出現,為了活命,三個人自相殘殺,同類相食,這就導致了他們三個人當中最后活下來的一個人變成了瘋子。于是他被送回去的時候也是帶著鐐銬送到了精神病院。

      隨后五年后,精神病院忽然發生暴動,發瘋的那個罪犯逃跑,之后,他在香港連殺七人,據說是為了防止兩個同伙轉世過來報仇。可是,這樣的事情誰會相信?于是,這個精神病患者再一次被送回了醫院,只不過,這一次不再是接受治療,他這一次是徹底的進入了鐵窗后面被監禁。可是禍不單行,半年后一次臺風使得他再次越獄。隨后,這個犯人即將進入廣東省的行政區域之前,狙擊手擊斃了他。這個案子本來就這樣結束了。但是在這期間,被精神病患者殺死的人當中,有一個是鄧先生之前的警務處處長費先生,費先生在菜市場買菜的時候被殺死的。當時,擔任護衛的副處長鄧先生居然毫無作為,直到他上位正處長的時候,他才去主動抓罪犯,也就是說,他的行為讓人難以相信他的真實意圖。因此,這就是使得鄧先生的一些舊事被爆料,這可以說是讓風口浪尖上的鄧先生受到了進一步的威脅。

      但是這第一件事也許說不清楚什么,但是第二件事情就足夠說明問題了,第二件事情說的是鄧先生早年的一樁交易,這個事情已經年代久遠了,據說是他和外籍黑惡勢力交易,借助外部力量對抗日益增長的本地黑幫,而后目的達到后黑吃黑把對方消滅的事情,但是這個事情雖然是舊賬,但是沒多少人能證明,因此,這個事情只能說是他的污點,不能算罪證。

      可是,第三件事情就不一樣了,第三件事情是他上任副處長第一年的時候,他當時和戚先生有過一次合作,但是這一次合作的具體內容并不清楚,事實上,這部分內容并沒有完全公開,只不過是外界猜測的內容而已。但是,伊麗莎白把這個內容的最主要部分爆料了出來——他們合作是打算做一次洗錢。這種事情是被任何國家法律都明令禁止的,而且這件事情并沒有下文,也就是說,他們洗錢的成功與否其實不得而知,但是那件事情之后,他們再也沒有合作過。很明顯,他們之間一定存在著什么非法的問題。這就使得他們幾個都意識到,如果接下來查不出來什么問題的話,這些風言風語如果是假的就一定會讓他們反將一軍的。現在,為了保護伊麗莎白,純陽把她帶到了自己家,畢竟,在這里,即使是黑月界王來了也得撞幾分鐘門。

      此時,伊麗莎白在這里重新找到了被人關心的感覺,熱水、熱茶和來自東方的飲食讓她很快忘記了自己是什么人。她一時間感覺自己不是一個罪人,她似乎重新想起了陽光下的生活。于是,當純陽問她從哪里得到消息的時候,她一時間居然沒有辦法回答。

      隨后,思索了一會兒后,伊麗莎白把手機遞給純陽后淡淡的說道:“短信里面有點內容,你可以看看,畢竟這些內容不是十分的機密。”

      純陽打開她的手機后看來一眼,隨后板起面孔說道:“唔哈哈哈哈,真好笑,來,你自己看看。”

      伊麗莎白接過手機一看,此時,手機已經被黑客入侵,內容全部刪除,什么的沒有了。接著,伊麗莎白取出一塊閃存說道:“還好,我備份了。你最啊哦用獨立設備打開,否則的話,你這個屋子里面的東西都得報廢。”

      此時,純陽拿出一個舊的平板電腦打開了里面的內容,果然,這里面涉及到的都是一些沒有意義的廢話,但是當他找到后面的時候才發現,對方的確是某個幕后買家,他的一切消息都是假的。也就是說,伊麗莎白接觸到的買家其實是一個隱匿身份的人,這樣一來,分析事情就容易了,畢竟,只有沒底面對這個世界人才會這么做。

      而此時,伊麗莎白忽然抬起頭看了看外面說道:“他告訴過我,一個月內不能把香港警界搞亂,我就得死,他一直叫人跟著我,我跑不了的。”

      話音剛落,純陽笑著說道:“搞亂警界?沒有可能的,即使是沒有我,香港警察永遠不會成為他們想怎樣就怎樣的組織。”說完后,純陽站起身不打算說這些內容了,畢竟他要照顧一下面前的這個孩子。

      當天晚上,伊麗莎白在樓上的臥室反復的睡不著覺,畢竟,舒服的大床,她很多年沒有接觸過了。隨后她站起來出去打算倒杯水的時候,忽然她看到了客廳里兩個弟弟居然在那里打坐。隨后,她好奇地走過去看了看,這時候,洞幽忽然睜開眼睛說道:“姐姐你大半夜不睡覺,走來走去的,毫無意義。”

      隨后若墟也開口了,他說道:“晚上你最好休息,你的氣血虧損嚴重,需要休養。”

      此時,伊麗莎白不知道這兩個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很明顯,他們和父親一樣,學習了道術之后的生活就不太一樣了。

      而此時,伊麗莎白看著他們表示,這里是不是很安全這個問題她想很久了。但是,兩個孩子沒有開口說話,伊麗莎白發了幾分鐘呆后就回去勉強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伊麗莎白才知道,昨天晚上兩個弟弟沒睡覺的原因,他們在家里學習布陣,而院子里面,七個持槍的人被陣法擊敗后不省人事了。

      見此情景,伊麗莎白知道了,敢于不自量力挑戰警方的是自己,因為,她面對的是一個當了警察的道士,他的力量,已經壓制了這里的罪惡了。

      :。: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