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笔趣阁 > 千亿宠妻 > 223 门当户对

    223 门当户对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厉老太太听说有孙子的婚事可以筹备,当天下午就闹着要出院。家里人劝不住,厉俊只好去办了手续。

      夏朝露无意间变成这件喜事的女主角,只能无奈的跟随。厉老太太一直到回家,还紧紧拽着她的手,对这位未来孙?#22791;?#30340;喜爱之情,简直溢于言表。

      眼见老太太对夏朝露如此喜欢,厉功自然也不能忤逆母?#20303;?#20844;司里的事情很多需要操心,他倒也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反倒是厉太太,自从晚餐开始,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露露,多吃点。”厉老太太频频给夏朝?#37117;?#33756;。

      面前的食碟很快装满,夏朝露求助般看向身侧的男人,只见厉俊笑了笑,转而将她碟子里的菜夹走,直接塞进自己嘴里。

      瞥眼自家儿子的言行,厉太太的?#25104;?#26356;加不好看。只不过碍于婆婆在场,她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神情明显淡漠疏离。

      “奶奶,?#39029;?#39281;了。”夏朝露?#27809;?#25918;下筷子,立刻起身离开餐桌。

      厉老太太还没离桌,夏朝露竟然就先离开,因为这样的举动,厉太太的眼神更加幽暗几分。厉俊随后也起身,找个理由同夏朝露一起出去。

      “妈。”厉太太接过佣人送来的参茶,轻轻放在婆婆面前,“您吃的怎么样”

      “挺好的,厨房准备的这些菜都是你吩咐的吧倒是挺合我的胃口。”厉老太太端着茶杯轻饮了口,说道:“你和厉功平?#26412;?#26159;太忙,好久都见不到你们的影子,咱们这个家太冷清了。”

      厉太太垂眸,低声道:“公司的事情太多,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些年确实让您孤单寂寞了,是我们的不对。”

      听到儿?#22791;?#36825;些话,厉老太太?#38393;?#30340;不悦也淡去不少。如今厉家家大业大,总要有人管理,儿子?#22791;?#22825;天忙,说到底也是为家里人能够生活的舒服一些。老太太轻轻握住儿?#22791;?#30340;手,笑道:“妈知道你们孝顺,现在小俊就要结婚了,我只盼着他和露露能够早点生个重孙子给我抱抱。”

      “妈。”厉太太眼神沉了沉,继而说道:“我看的出来,您很喜欢露露。不过夏家的环境?#34892;?#22797;杂,她真的能够配得上我们小俊吗”

      不等儿?#22791;?#35828;完,厉老太太就变了?#25104;?#21681;们家小俊什么脾气,你这个当妈的应该比我清楚。就小俊这个性子,恐怕只有露露能?#36824;?#24471;住。”

      闻言,厉太太蹙起眉,没有继续反驳。厉俊自幼跟在奶奶身边长大,老太太对他总是偏疼。可如今这婚姻大事,她这个母亲,还是不得不慎重考虑。

      “好了妈,这件事改天再说吧。”厉太太笑着将婆婆搀扶起来,故意错开这个话题,将老太太搀扶送到楼上卧室。

      客厅的落地窗外,夏朝?#23545;对?#30475;到厉太太将奶奶送上楼,秀气的眉头才蹙了蹙,“你妈妈好像不喜欢我。”

      “怎么会”厉俊微微一笑,“我妈有点严肃,平时对我哥还有我,也是这个样子。”

      “是吗”夏朝露耸?#22987;紓?#20498;是没有继续反驳。不过她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准的哟。

      “今天的事情,多亏你忙我。”厉俊单手插兜,斜晲着身边的人。

      夏朝露生气的朝他瞪了眼,压低声音道:“你现在这样骗奶奶,那以后要怎么办你不怕奶奶生气揍你”

      “当然不会。”厉俊笑着耸?#22987;紓?#19968;副得意的表情,“在这个家里,奶奶最疼的人就是我。我在奶奶面前说话,比我爸都好用。”

      “嘚瑟。”夏朝露轻斥声,但听到他如此说,?#38393;?#21040;底还是松口气。虽说他们之间早有约定,但这两年相处下来厉奶奶对她确实很好。她已经没有亲奶奶了,?#30475;?#30475;到厉奶奶的时候心底都很感触。所以无论将来如何,她都是发自心底将厉家老太太当做自己的亲奶奶一样相处。

      不想让她老人家伤心,也是夏朝露?#38393;?#19968;直有的顾虑。

      “好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厉俊伸手在她肩?#25918;?#20102;下,“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自己开车。”夏朝露摇摇头,转而又朝楼上扫了眼,道:“帮我跟奶奶说一声,让她好好休息,过几天我再来看她。”

      “露露。”

      “嗯”

      男人笑嘻嘻凑到夏朝露面前,“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我奶奶亲孙女呢”

      “废话”夏朝露无语的翻个白眼,道:“厉奶奶对我,还有我妹妹弟弟都好,我当然?#19981;?#30495;心对厉奶奶好啊。”

      眼前的女子,大概就是这样的人吧。别人对她的好,她都会一点一滴记在心里,然后用她的方式给予回报。也许外人都说夏朝露精明干练,聪明果断。其实和她相处久了,就会知道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心里装的永远都是她的妹妹和弟弟,对人永远都是热忱真挚,甚至还有点傻。

      须臾,厉俊站在别墅门前,望着夏朝露的车子渐行渐远,他才?#34892;?#24651;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转过身的那刻,他?#34892;?#24847;外的看到身后的人。

      “妈。”厉俊看到母亲的那刻,眉头不自然蹙了蹙,“这么晚还没睡”

      “刚安顿好你奶奶,我就来找你说说话。”

      “您想说什么”

      厉太太笑着走到儿子面前,道:“妈不想和你拐弯抹角,那个夏朝露不适合做我们家的少奶奶。”

      “当初答应你们订婚,只不过是因为你奶奶。”厉太太抿起唇,“而且我也没有想到,你对她是认真的。”

      闻言,厉俊内敛的眸子动了动,“妈,我已经长大了,想要娶谁应该由我自己说了算。”

      “小俊,你是厉家的二少爷,婚姻大事不能马虎。”厉太太几步上前,一把握住儿子的手,语重心长的开口,“虽说前面还有你大哥,可你早晚也是要帮助你大哥一起管理我们厉家的生意。这些年爸爸和妈妈之所以到处打拼,还不是为了你们兄弟两人的将来吗”

      为了他们兄弟吗

      厉俊勾了?#21019;劍?#22312;他的记忆中,几乎很少有家人团聚的画面。儿时还好,有哥哥和奶奶的陪伴,他并不算寂寞。可后来哥哥长大,也跟着爸妈一起去忙碌,也很少回家。家里的房子?#20132;?#36234;大,车子越买越贵,但家里的人却越来越少,他们全家一年见面的次数,五根手指就能数的过来。

      有很多时候,他寂寞、他失落、他生病、他脆弱的时候,多么希望有父母能够陪伴在他的身边,可是没有,从来都没?#23567;?br/>
      每一次看到父母,他听到的最多的就是教训和要求,可是他们的要求越来越高,厉俊渐渐发现他无法达成父亲的心愿。

      所以他开始玩闹消遣,哪怕被父亲一?#26410;卧?#39554;,却依旧不愿意接管家里的生意。他害怕,他真的很害怕有一天,他自己?#19981;?#21464;成他们那样的人。

      “妈,我是真心喜欢露露的。”厉俊仰起脸,已经许久都没有同母亲如此面对面的说话,“我对她是真心的。”

      “那她对你呢”厉太太瞬间沉下脸,语气犀利道:“我怎么听说,那个夏朝露和顾家的二少爷?#34892;?#19981;寻常”

      “你在背后调查我们”厉俊咻的变了?#25104;?br/>
      “儿子,你是厉家的二少爷,是妈妈的宝贝,妈妈当然要关心你,还有你身边的人。”厉太太弯了弯唇,笑道:“妈妈看人是不会错的,那个夏朝露不能和你在一起。”

      “妈”

      厉俊一下子沉下脸,语气变的清冷,“我已经长大了,这个主你做不了。”

      “你”

      厉太太硬生生?#27426;?#23376;呛声,她来不及再说,厉俊已经越过她的肩膀,大步离开。这孩子越来越任性,但婚姻大事不能儿戏,尤其厉家的儿?#22791;荊?#32477;对不能不清不?#20303;?br/>
      翌日清早,顾?#38405;?#25442;好衣服下楼时,严如早已坐在客厅的沙发里?#20154;?br/>
      “妈。”顾?#38405;?#25163;里拎着公文包,站在茶几前没有动。

      “?#38405;!?#20005;如笑眯眯站起身,径直走到儿子面前,道:“刚才董太太给我打了电话,说今晚准备了好多菜想请你过去吃饭,可又怕你工作忙不敢贸然打扰,所以才让我问?#21097;?#20320;今晚有时间吗”

      顾?#38405;?#20869;敛的眸子沉了下,薄?#20132;?#32531;开启,“嗯,今晚可以。”

      “真的”严如?#38393;?#19968;阵欢喜,似乎没有想到儿子能够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虽说他同董妙妙交往也有段时间,可始终都没有登门摆放过董家,闹的人家董先生董太太心里很不高兴。

      如今看到儿子松口,严如瞬间弯起唇,“那妈妈等下就给董太太打电话,今晚你去董家摆放,礼数不能少,要带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你千万要礼貌客气。”

      连要上门的礼品都准备好了,这演技确实差了些。顾?#38405;?#30473;眼低垂,清冷的面容微微抬起,眼底有丝异样的情绪,“妈,你喜欢董妙妙吗”

      “啊”严如没想到儿子忽然来这么一句,先是怔了怔,随后笑着点头,“喜欢啊,妙妙人长得漂亮,家世学历又与你般配,最重要她的性格很好,端庄大方,有大家闺秀的气度和教养。”

      “哦。”顾?#38405;?#28129;淡应了声,眼底那抹怅然一闪而逝。为什么身边的人,就没有一个问他喜不喜欢呢

      难道他的婚姻,需要建立在全所有人的欢喜之上,却可以独独缺少他的喜欢与否吗?#21482;?#32773;说,对于这种豪门联姻,根本不需要考虑是不是喜欢,是不是有爱,只要合?#21097;?#21482;要门当户对,就可以

      思及此,顾?#38405;闹?#19981;禁?#34892;?#32673;慕顾唯深。人这一生,可以找到一个与自己相知相爱,又不离不弃的的人是多么不容?#35013; ?br/>
      ?#19978;В?#20182;没有求不来这份不容易,所以他应该死心了,不是吗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