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筆趣閣 > 千億寵妻 > 223 門當戶對

    223 門當戶對

      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厲老太太聽說有孫子的婚事可以籌備,當天下午就鬧著要出院。家里人勸不住,厲俊只好去辦了手續。

      夏朝露無意間變成這件喜事的女主角,只能無奈的跟隨。厲老太太一直到回家,還緊緊拽著她的手,對這位未來孫媳婦的喜愛之情,簡直溢于言表。

      眼見老太太對夏朝露如此喜歡,厲功自然也不能忤逆母親。公司里的事情很多需要操心,他倒也并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反倒是厲太太,自從晚餐開始,就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露露,多吃點。”厲老太太頻頻給夏朝露夾菜。

      面前的食碟很快裝滿,夏朝露求助般看向身側的男人,只見厲俊笑了笑,轉而將她碟子里的菜夾走,直接塞進自己嘴里。

      瞥眼自家兒子的言行,厲太太的臉色更加不好看。只不過礙于婆婆在場,她才什么都沒有說,只是神情明顯淡漠疏離。

      “奶奶,我吃飽了。”夏朝露趁機放下筷子,立刻起身離開餐桌。

      厲老太太還沒離桌,夏朝露竟然就先離開,因為這樣的舉動,厲太太的眼神更加幽暗幾分。厲俊隨后也起身,找個理由同夏朝露一起出去。

      “媽。”厲太太接過傭人送來的參茶,輕輕放在婆婆面前,“您吃的怎么樣”

      “挺好的,廚房準備的這些菜都是你吩咐的吧倒是挺合我的胃口。”厲老太太端著茶杯輕飲了口,說道:“你和厲功平時就是太忙,好久都見不到你們的影子,咱們這個家太冷清了。”

      厲太太垂眸,低聲道:“公司的事情太多,我們也是沒有辦法,這些年確實讓您孤單寂寞了,是我們的不對。”

      聽到兒媳婦這些話,厲老太太心中的不悅也淡去不少。如今厲家家大業大,總要有人管理,兒子媳婦天天忙,說到底也是為家里人能夠生活的舒服一些。老太太輕輕握住兒媳婦的手,笑道:“媽知道你們孝順,現在小俊就要結婚了,我只盼著他和露露能夠早點生個重孫子給我抱抱。”

      “媽。”厲太太眼神沉了沉,繼而說道:“我看的出來,您很喜歡露露。不過夏家的環境有些復雜,她真的能夠配得上我們小俊嗎”

      不等兒媳婦說完,厲老太太就變了臉色,“咱們家小俊什么脾氣,你這個當媽的應該比我清楚。就小俊這個性子,恐怕只有露露能夠管得住。”

      聞言,厲太太蹙起眉,沒有繼續反駁。厲俊自幼跟在奶奶身邊長大,老太太對他總是偏疼。可如今這婚姻大事,她這個母親,還是不得不慎重考慮。

      “好了媽,這件事改天再說吧。”厲太太笑著將婆婆攙扶起來,故意錯開這個話題,將老太太攙扶送到樓上臥室。

      客廳的落地窗外,夏朝露遠遠看到厲太太將奶奶送上樓,秀氣的眉頭才蹙了蹙,“你媽媽好像不喜歡我。”

      “怎么會”厲俊微微一笑,“我媽有點嚴肅,平時對我哥還有我,也是這個樣子。”

      “是嗎”夏朝露聳聳肩,倒是沒有繼續反駁。不過她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準的喲。

      “今天的事情,多虧你忙我。”厲俊單手插兜,斜晲著身邊的人。

      夏朝露生氣的朝他瞪了眼,壓低聲音道:“你現在這樣騙奶奶,那以后要怎么辦你不怕奶奶生氣揍你”

      “當然不會。”厲俊笑著聳聳肩,一副得意的表情,“在這個家里,奶奶最疼的人就是我。我在奶奶面前說話,比我爸都好用。”

      “嘚瑟。”夏朝露輕斥聲,但聽到他如此說,心中到底還是松口氣。雖說他們之間早有約定,但這兩年相處下來厲奶奶對她確實很好。她已經沒有親奶奶了,每次看到厲奶奶的時候心底都很感觸。所以無論將來如何,她都是發自心底將厲家老太太當做自己的親奶奶一樣相處。

      不想讓她老人家傷心,也是夏朝露心中一直有的顧慮。

      “好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厲俊伸手在她肩頭拍了下,“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自己開車。”夏朝露搖搖頭,轉而又朝樓上掃了眼,道:“幫我跟奶奶說一聲,讓她好好休息,過幾天我再來看她。”

      “露露。”

      “嗯”

      男人笑嘻嘻湊到夏朝露面前,“我怎么覺得,你好像是我奶奶親孫女呢”

      “廢話”夏朝露無語的翻個白眼,道:“厲奶奶對我,還有我妹妹弟弟都好,我當然也會真心對厲奶奶好啊。”

      眼前的女子,大概就是這樣的人吧。別人對她的好,她都會一點一滴記在心里,然后用她的方式給予回報。也許外人都說夏朝露精明干練,聰明果斷。其實和她相處久了,就會知道她是個很善良的女孩子,心里裝的永遠都是她的妹妹和弟弟,對人永遠都是熱忱真摯,甚至還有點傻。

      須臾,厲俊站在別墅門前,望著夏朝露的車子漸行漸遠,他才有些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轉過身的那刻,他有些意外的看到身后的人。

      “媽。”厲俊看到母親的那刻,眉頭不自然蹙了蹙,“這么晚還沒睡”

      “剛安頓好你奶奶,我就來找你說說話。”

      “您想說什么”

      厲太太笑著走到兒子面前,道:“媽不想和你拐彎抹角,那個夏朝露不適合做我們家的少奶奶。”

      “當初答應你們訂婚,只不過是因為你奶奶。”厲太太抿起唇,“而且我也沒有想到,你對她是認真的。”

      聞言,厲俊內斂的眸子動了動,“媽,我已經長大了,想要娶誰應該由我自己說了算。”

      “小俊,你是厲家的二少爺,婚姻大事不能馬虎。”厲太太幾步上前,一把握住兒子的手,語重心長的開口,“雖說前面還有你大哥,可你早晚也是要幫助你大哥一起管理我們厲家的生意。這些年爸爸和媽媽之所以到處打拼,還不是為了你們兄弟兩人的將來嗎”

      為了他們兄弟嗎

      厲俊勾了勾唇,在他的記憶中,幾乎很少有家人團聚的畫面。兒時還好,有哥哥和奶奶的陪伴,他并不算寂寞。可后來哥哥長大,也跟著爸媽一起去忙碌,也很少回家。家里的房子越換越大,車子越買越貴,但家里的人卻越來越少,他們全家一年見面的次數,五根手指就能數的過來。

      有很多時候,他寂寞、他失落、他生病、他脆弱的時候,多么希望有父母能夠陪伴在他的身邊,可是沒有,從來都沒有。

      每一次看到父母,他聽到的最多的就是教訓和要求,可是他們的要求越來越高,厲俊漸漸發現他無法達成父親的心愿。

      所以他開始玩鬧消遣,哪怕被父親一次次責罵,卻依舊不愿意接管家里的生意。他害怕,他真的很害怕有一天,他自己也會變成他們那樣的人。

      “媽,我是真心喜歡露露的。”厲俊仰起臉,已經許久都沒有同母親如此面對面的說話,“我對她是真心的。”

      “那她對你呢”厲太太瞬間沉下臉,語氣犀利道:“我怎么聽說,那個夏朝露和顧家的二少爺有些不尋常”

      “你在背后調查我們”厲俊咻的變了臉色。

      “兒子,你是厲家的二少爺,是媽媽的寶貝,媽媽當然要關心你,還有你身邊的人。”厲太太彎了彎唇,笑道:“媽媽看人是不會錯的,那個夏朝露不能和你在一起。”

      “媽”

      厲俊一下子沉下臉,語氣變的清冷,“我已經長大了,這個主你做不了。”

      “你”

      厲太太硬生生被兒子嗆聲,她來不及再說,厲俊已經越過她的肩膀,大步離開。這孩子越來越任性,但婚姻大事不能兒戲,尤其厲家的兒媳婦,絕對不能不清不白。

      翌日清早,顧以寧換好衣服下樓時,嚴如早已坐在客廳的沙發里等他。

      “媽。”顧以寧手里拎著公文包,站在茶幾前沒有動。

      “以寧。”嚴如笑瞇瞇站起身,徑直走到兒子面前,道:“剛才董太太給我打了電話,說今晚準備了好多菜想請你過去吃飯,可又怕你工作忙不敢貿然打擾,所以才讓我問問,你今晚有時間嗎”

      顧以寧內斂的眸子沉了下,薄唇緩緩開啟,“嗯,今晚可以。”

      “真的”嚴如心中一陣歡喜,似乎沒有想到兒子能夠如此痛快的答應下來。雖說他同董妙妙交往也有段時間,可始終都沒有登門擺放過董家,鬧的人家董先生董太太心里很不高興。

      如今看到兒子松口,嚴如瞬間彎起唇,“那媽媽等下就給董太太打電話,今晚你去董家擺放,禮數不能少,要帶的東西我都準備好了,你千萬要禮貌客氣。”

      連要上門的禮品都準備好了,這演技確實差了些。顧以寧眉眼低垂,清冷的面容微微抬起,眼底有絲異樣的情緒,“媽,你喜歡董妙妙嗎”

      “啊”嚴如沒想到兒子忽然來這么一句,先是怔了怔,隨后笑著點頭,“喜歡啊,妙妙人長得漂亮,家世學歷又與你般配,最重要她的性格很好,端莊大方,有大家閨秀的氣度和教養。”

      “哦。”顧以寧淡淡應了聲,眼底那抹悵然一閃而逝。為什么身邊的人,就沒有一個問他喜不喜歡呢

      難道他的婚姻,需要建立在全所有人的歡喜之上,卻可以獨獨缺少他的喜歡與否嗎又或者說,對于這種豪門聯姻,根本不需要考慮是不是喜歡,是不是有愛,只要合適,只要門當戶對,就可以

      思及此,顧以寧心中不禁有些羨慕顧唯深。人這一生,可以找到一個與自己相知相愛,又不離不棄的的人是多么不容易啊。

      可惜,他沒有求不來這份不容易,所以他應該死心了,不是嗎
    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 <sup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sup>
    <sup id="orqwq"></sup>
  • <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dl id="orqwq"><ins id="orqwq"><thead id="orqwq"></thead></ins></dl>
    <dl id="orqwq"></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
    <dl id="orqwq"><menu id="orqwq"><small id="orqwq"></small></menu></dl>
  • <div id="orqwq"><tr id="orqwq"></tr></div>